康巴汉子其美多吉:雪线邮路上的幸福使者

2019-01-23 15:10:52
    来源: 四川新闻网
    分享到:

 

  其美多吉(右)和儿子扎西泽翁

  四川新闻网成都1月23日讯(记者 李丹 摄影报道)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一条往返1208公里、平均海拔高于3500米的雪线邮路上,其美多吉用30年时间跑了140多万公里,只为将每一份承载着爱与信任的邮件送达。

  56岁的其美多吉,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龚垭乡人,1989年进入邮政企业,现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长途邮运驾驶员、驾押组组长。2016年,其美多吉所在的康定一德格邮路车队当选交通运输部“中国运输领袖品牌”;2018年,康定一德格邮路被交通运输部命名为“其美多吉雪线邮路”。其美多吉本人曾获“中国好人榜”、“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2016年度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等称号。

 

  其美多吉一直在路上(图由四川省邮政公司新闻中心提供)

  他为何能获此殊荣?他有怎样的魅力?或许,您能从这些数据得出一些答案。雪线邮路工作30年,平均每年行驶5万公里,行驶总里程达14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赤道35圈;驾驶重达12吨的邮车,每月都不少于20次往返在有“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之称的雀儿山;仅2018年,其美多吉带领班组安全行驶62.49万公里,向西藏运送邮件41万件,运送省内邮件37万件,连续30年机要质量全红;工作途中曾遇歹徒持刀抢劫,身中17刀,肋骨被打断四根,头盖骨被掀掉一块;30年来,他没有在运邮途中吃过一顿正餐,只在家里过了5个除夕……

 

  甘孜州邮路示意图(图由四川省邮政公司新闻中心提供)

  1米83的康巴汉子儿时有个“英雄梦”

  四川新闻网记者在成都见到其美多吉的时候,这位身高1米83的康巴汉子饶有兴致地回忆起自己儿时的梦想:“从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有一个‘大车梦’、‘英雄梦’。”其美多吉说,小时候在藏区见到的汽车很少,邮政车就是其中之一,数量虽不多,但总是会在一个时间点出现。

  “我们那个年代男孩的梦想,都是一种,英雄梦。”其美多吉笑言,自己也不例外,想去开军车无奈征兵没考上,“后来也是有缘,就开上了邮政车。”他回忆,18岁那年,自己购买了一本汽车构造和汽车修理的专业书籍慢慢钻研,没想到后来就成了还不会开汽车倒先会修车的人,在当地还小有名气。

  “那时候帮人修车,就慢慢偷着学开车。拿到驾驶证后的1989年,德格县有了第一辆邮政车,我就去应聘,可能因为在当地开车修车还颇有名气,一去就聘上了,一直就开到现在。”

 

  其美多吉行驶在雪线邮路上(图由四川省邮政公司新闻中心提供)

  专注邮路30年 开车里程可绕赤道35圈

  其美多吉在雪线邮路上工作了30年,30年来,其美多吉平均每年行驶5万公里,行驶总里程达14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35圈,他驾驶的邮车从未发生过一次责任事故,圆满完成了每一次邮运任务。仅2018年,其美多吉带领班组安全行驶62.49万公里,向西藏运送邮件41万件,运送省内邮件37万件,连续30年机要质量全红。

  “最危险的路段就是从甘孜到德格,尤其是雀儿山,夏天的时候要行驶6到8小时,冬季从十月到次年5月,整个山上都是风雪路面,刚上山可能是大太阳,到了山顶就不一定了。”在其美多吉看来,有“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之称的雀儿山海拔6000多米,那里荒凉孤寂,自己驾驶着邮车送来的家书和外面的讯息,对常年驻守的道班工人们来说就是最温暖的慰藉。

  谈起第一次翻越雀儿山,其美多吉印象深刻,“路面窄,我比别人速度慢很多,后面的车不断按喇叭想超车,但没地方让啊,只能开到路宽的地方停一下。因为真的太紧张、太小心了,整个车速不超过10码,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车轱辘都发烫了。”

 

  其美多吉驾车行驶在雪线邮路上(图由四川省邮政公司新闻中心提供)

  曾被抢劫身中17刀 康复一年后再次开上邮车

  在其美多吉的工作路上,曾遇到不少艰难时刻。2011年,其美多吉的大儿子婚期临近,却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其妻子精神几乎崩溃,这场打击也让其美多吉变得沉默寡言。2012年7月,其美多吉驾驶邮车返回甘孜,遭遇一众歹徒持刀抢劫。他身中17刀,肋骨被打断四根,头盖骨被掀掉一块。出院后,左手因为肌腱断裂一直无法合拢,其美多吉不得不暂别岗位。接连遭遇精神和身体的重创,其美多吉并没有向磨难低头。

  为了重返邮路,他四处求医,依靠过程极度痛苦的办法使左手康复。一年后,不顾同事和家人的劝阻,其美多吉再次开上了邮车。

  “我还是支持他的。”其美多吉的小儿子扎西泽翁,现在是甘孜县邮政分公司网运调度员,他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以前对父亲的工作不是很了解,就觉得自己的老爸无所不能,现在自己也从事上这份工作,有时候会害怕他路上出现什么状况,但我还是支持他,因为开着车的时候父亲是快乐的,我愿意支持他。”

 

  其美多吉和家人在一起(图由四川省邮政公司新闻中心提供)

  最大的亏欠是家人 家人的支持是最大的信念

  当记者问及遇到磨难时有没有想过放弃,其美多吉坚定的说,“真没有!”话锋一转,他声音弱了下来,说这个工作最孤独的时候,就是逢年过节。“过年的时候,别人都回家和家人孩子团聚了,只有邮政车还在孤单的行驶,那时候真的感觉对不起家人,心里也很牵挂家人。”

  其美多吉坦言,那时候心里会特别愧疚,“心里会有酸楚的感觉。还有六一儿童节,每个孩子都有父母陪着。我的小儿子回来问我,爸爸,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为什么我没有,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陪呢?我应该怎么说呀?当孩子这么说的时候,我内心真的极其不是滋味,特别惭愧。”

  但即便如此,其美多吉还是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肯定是最大的坚持动力。”其美多吉笑言,现在小儿子成了自己的“领导”,“他负责我们线路的调度,我对他从事这个工作也是非常支持的。” 原来,为了弥补对孩子的亏欠,每次收车回来检修车的时候,其美多吉就会带着孩子一起,久而久之,扎西泽翁也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我是2013年进入这行的。” 扎西泽翁说,选择这个行业,的确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父亲特别喜欢车,感觉他的工作很潇洒,所有人都夸我老爸,你家老爸开车开的特别好,这让我很自豪,对他的工作也很向往。”在扎西泽翁看来,父亲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即便再困难的事情到父亲手里都可以很好的完成,“有父亲在,我就觉得很有安全感。”

 

  其美多吉接受四川新闻网记者采访

  只要贴上8分钱的邮票 多远我们都会送到

  目前,甘孜州邮政分公司拥有42辆长途邮车,41名长途邮车驾驶人员,州内邮路往返6516公里,要翻越17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其美多吉现在所在的驾押组,驾驶员最大的55岁,最小的25岁。

  “我们经常会遇到外地开车进入的游客,有时候他们会遇到一些苦难,比如车陷入雪地,加挂防滑链等。”其美多吉说,开车30年来,自己也见证了道路的改变,从无柏油路到有柏油路,从无隧道到有隧道。“2017年9月25日,在雀儿山隧道开通的头一天,我们开着邮车最后一次翻越雀儿山。和道班兄弟们道别那一刻,我流泪了。”其美多吉感慨道,自己开着邮车第一个通过了雀儿山隧道,仅用了12分钟。

  “但危险还是在,海拔高,气候有时候还是很糟糕。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安全这根弦还是要绷紧。也希望广大驾驶朋友要谨慎,要小心。”

  现在回想1989年初开邮车时的感觉,其美多吉依然觉得很幸福:“我真的是和车有缘,很快就上手了。”然而他说,最初自己对邮运的概念不深,“后来我知道了,当时在藏区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所有和外界的沟通都是通过邮政,包括各种信件。”当其美多吉领会到邮运的本质,也就坚定了“只要你贴上八分钱的邮票,不管多远,我们都会送到”的信念,“即便只是一封信,但这是我的职责,必须送到。”

  其美多吉驾驶技术好、路况熟,川藏线上无人不知,很多人都劝他换个更轻松更挣钱的工作。“这份工作培养了我,我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其美多吉没有豪言壮语,但每一句话都既朴实又坚定。

  雪线邮路上的30年,其美多吉见证着祖国对藏区的巨大扶持,看到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巨变。其美多吉说:“我是一个地道的康巴人,我知道要感恩。每当老百姓看到邮车和我,就知道党和国家时时刻刻关心着这里。我们每一颗螺丝钉都是在为藏区发展作贡献,我热爱我的工作。”

  记者手记:

  初见其美多吉,我有些惊讶,56岁的年龄,1米83的大高个儿,行动起来,健步如飞。而他对这份工作的执着,以及多项荣誉加身后的坦然淡定,都让我心生敬佩。本来其美多吉收车归来检修车带着孩子,是想多一些时间陪儿子,没曾想孩子也喜欢上这份工作。在现场,四川新闻网记者特地为这对邮运父子拍下了一张合照。其美多吉说,上一次和儿子拍合照还是两年前儿子结婚时。

  在我们看来,雪线邮路有太多我们甚至想象不到的艰辛,但正是有了其美多吉和他的儿子这样的“坚守者”,将党和国家的声音、承载着爱和信任的邮件风雪兼程送达,让藏区群众感受到温暖。谢谢其美多吉,谢谢“其美多吉们”。

作者:李丹     责任编辑:huangql
关键词阅读:其美多吉;雪域油路;甘孜

友情链接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  |   中国西藏网  |   甘孜州政府网  |   阿坝州政府网  |   人民网四川频道  |   新华网四川频道  |   康巴卫视  |   四川新闻网  |   四川在线  |   甘孜新闻网  |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