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母爱化春雨——记四川省第五届“十佳五老”称号获得者孟康兰

2017-11-03 10:31:44
    来源: 甘孜日报
    分享到:

孟康兰与困难儿童扎西央金一家促膝谈心。

  编者按:

  第五届四川“十佳五老”颁奖典礼上月27日在成都隆重举行,甘孜州泸定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简称“关工委”)执行主任孟康兰荣获此称号,这是继第四届全省“十佳五老”评选之后,甘孜州再一次获此殊荣。这不仅是孟康兰的荣誉,也是全州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的所有同志的荣誉。为了让大家知道“关工委”,了解“关工委”的工作,甘孜日报特编发这篇通讯以飨读者。

  “我确实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我就是以一颗母亲的心在关心着这些娃娃们” 。当我们同泸定县关工委执行主任孟康兰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时,孟康兰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说的。

  这是今年10月上旬的事,她刚患了感冒,还没有好,嗓音嘶哑低沉,说话都十分困难,但仍然坚持着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孟康兰,原泸定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还没有退休就开始兼任着县上的“关心下一代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那是2008年的事。2011年退休,但副组长的职务却保留了下来,还当副组长,组织上对她说,这是一次转岗,不再是兼任了,而是正式上任,原本想退休后好好尽一下孝心的她沉默了,这着实是对她的一次考验,最后她服从了组织的决定,继续留任。

  2012年,县上的“关心下一代工作领导小组”更名为“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孟康兰被任命为执行主任,其实就是让她来主持这个委员会的日常工作,将她推到了关爱工作的第一线,孟康兰产生了深深的顾虑,怕工作干不好,对不起组织;怕别人说闲话,退了休都还想当官;怕家里的人想不通,退休了不照顾老小还去上班。她思前想后了好几天,然而那一年“六一”儿童节在杵坭乡小学的一次看望,让她做出了最终的决策。

  那一天,孟康兰率队去杵坭小学看望那里的留守儿童、单亲儿童和孤残儿童,当她问到孩子们的梦想是什么时,在场的20多个孩子全都哭了,她觉得很奇怪,问他们为什么哭呢?孩子们流着泪说:“我们好想爸爸、妈妈今天能同我们在一起过节哟。”一句哭诉,让孟康兰的母爱当即喷涌了出来,是呀,自己也是从一个孩子过来的,没有父母陪同的儿童节对孩子们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她当即掏出自己的手机,分别接通孩子们的父母让他们通话。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通话,那边的父母亲在哭,这边的孩子们在哭,从那一刻起,孟康兰作出了一个决定,要用自己的一腔母爱来做好关爱工作,为需要关爱的儿童,撑起一片蓝天。

  加郡乡加郡村16岁的孩子罗志奎患有脑膜动静脉瘘,需要手术。但其90多岁的爷爷已卧病在床3年多,父亲又有冠心病,全靠母亲一人劳动维持生活,家里一贫如洗,根本拿不出一分钱来为孩子治疗。孟康兰闻讯后,当即登门了解情况,发现问题确实严重,再不立即治疗,孩子就可能生命不保。于是立即组织全县的“五老”为罗志奎捐款,在筹得一定经费后,他马上动员孩子的父亲带孩子到成都治疗,孩子的父亲觉得家里太穷,拿不出一分钱,全靠社会筹集,心有顾虑,急得孟康兰向他发了脾气,一直督促着他们将孩子送到了成都她才放下心来。谁知孩子的病情确实严重,一次治疗根本不行,孟康兰又及时向州关工委报告,得到了州上的支持,第二次送孩子到成都治疗,但就是这样的努力,也未能保住孩子的生命。为此孟康兰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劝她说你已经尽力了,但她却责怪自己发现这事太迟,如果早一点,这孩子或许会有救的。

  冷碛镇有一个孩子,父亲服刑,母亲改嫁,只有将他交给姑姑带。这就是孟康兰经常挂在嘴上的“事实孤儿”,她说有父母亲的儿童有困难我们要关心,然而这些说起来有父母亲,其实是无人管的儿童我们更要关心,决不能让这些娃娃从小心里就蒙上一层阴影。所以当她知道这个孩子的事情后,就同县关工委的同志提着一桶菜油拿着300元钱去看望,鼓励孩子要正确对待,坚强成长,希望孩子的姑姑要关爱这个孩子。

  从此以后这孩子就成了她时常挂念的人,时不时都要去看一看。有一天听说这孩子的父亲出了狱,而且把孩子接了过去,她十分高兴,想象这孩子的生父回来了,生活一定会变得更好,谁知这孩子的父亲从监狱出来后,心理发生了极度的变态,谁去关心了这个孩子,他就要对这孩子施以暴力,把孩子打得遍体鳞伤,甚至用烟头在孩子身上烫出一个个疤痕。孩子实在是活不下来,离家出走,孟康兰知道了这事,当即动员县关工委的同志到处去寻找,硬是将孩子找了回来,送到了学校。学校包吃管住,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然而有一天,孟康兰去看这孩子,发现孩子的一只手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问是怎么了,孩子不讲,孟康兰反复动员,孩子凑着耳朵告诉她,是父亲用沙发给夹伤的,就因为他回去向父亲要学校要收的100多元杂费。看着孩子的手,孟康兰哭了,当即告诉学校,这100多元的杂费今后由县关工委支付,再不能让孩子受到伤害。

  扎西央金,一个不到10岁的藏族小女孩,妈妈是从雅江县嫁到泸定县的,当扎西央金的弟弟才1岁多那一年,她最爱的爸爸就因车祸离开了她们,留下她年老多病的奶奶和残疾的母亲以及年幼的弟弟,扎西央金也才4岁,从此她心中的天塌了,一家人在贫困中煎熬。生活的艰辛让扎西央金过早的失去了天真和快乐,人们很难在她的脸上看到笑容。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她不敢想,学校在她们家住的山下,她一人是去不了的。正在她无望之时,孟康兰知道了这事,带着县关工委的同志及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将她们一家人接下了大山,在大渡河畔的德威乡为她们租好房子,房租由县上来解决,并安排她和弟弟进乡上最好的贡嘎山小学读书,让她又恢复了生活的希望。我们在这所学校里见到这个唯一穿着藏装的小女孩时,她正一脸欢笑带着弟弟和同学们在做游戏。

  冷碛镇黑沟村是一个十分偏远的大山沟,由于太偏远贫穷,村里凡是有一点办法的人都将孩子送到乡小和县小去读书去了,只剩下5户人家、7个孩子还在沟里唯一的一所学校读书。这5户人家中就有两户是妻子跑了、男人外出的“事实孤儿”家庭。孟康兰听说了这事,决定去看一下这些孩子。临行,她问了不少同龄的娃娃最喜欢什么,她就按着娃娃们的最爱,准备了一大堆东西,与县关工委的同志一道去了这所学校。路上她都还在想,这些孩子见着送去的这些礼物,指不定有多高兴。然而当他们来到学校,将这些礼物送给孩子们时,孩子们却没有一个伸手去接,一脸的茫然,迅速向操场的一角跑去,躲在了一棵大树的后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向学校仅有的两位老师打听,才知道这7个孩子从来就没有下过山,更没有进过县城,他们还不知道城里孩子们的最爱。听到这些,孟康兰的鼻子一阵阵的发酸,没有想到县上还有这样的孩子。今年六一儿童节,县上办夏令营,孟康兰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这7个孩子接下来,到县上好好住几天,他们特意为这些孩子准备了漂亮的衣服和丰盛的饮食,还特意叮嘱镇上领导一定要派车将孩子们送到县上,如果有一点意外,就将他们目标责任制中关爱工作的分扣了。孟康兰还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重话,这次她是认了真的。夏令营开营的那几天,也是孟康兰最开心的几天,因为她看见了这7个孩子发自肺腑的笑容,听见了他们来自心田的歌声。

  阳光从县关工委会议室的窗口射了进来,照到了孟康兰的脸上,让刚才还不甚明了的她,现在看得更清楚了,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一脸的慈祥,两鬓已经飞白,不像是领导,更像是母亲。

  她到菜市场去买菜,特意去小朋友的菜摊,她说一个家庭如果已经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站摊卖菜了,那这个家庭一定是一个十分困难的家庭,这个孩子一定是一个需要关心的孩子。有几天,她家尽在吃茄子、黄瓜几样菜,还把多买的朝双方老人那里送,她爱人就奇怪了,问这些天市场就没有其它菜卖吗?她说,她看见一个小男孩在卖菜,这孩子才11岁,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和妹妹。所以她心痛这孩子,就天天去他摊上买这几样菜,不讲价。一家人没有说的了,跟着她献爱心,

  有一天,孟康兰走在街上,看见一个母亲在打孩子,打得她不忍心看,上前去干涉,这女人不仅不理解,反而嫌她多管闲事,对她破口大骂。这样的事情对孟康兰来说已不是一次、两次。家里的人都劝她少管这类闲事,孟康兰听了,应承了,出门遇见这些事她还是忍不了要去管。她说:不是因为当了关工委执行主任才爱去管,而是作为一个母亲天生的性格,见不得孩子们们受苦受罪,只要她晓得,她都会义不容辞的站出来。

  孟康兰这样说,也确实在这样做。

  2013年4月20日,芦山发生7.0级大地震,与芦山紧邻的泸定县受到严重波及,14岁的邓梦琴在地震中失去了至爱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弟,自己也不幸受伤,被送进泸定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孟康兰知道后,多次到医院看望邓梦琴,详细了解邓梦琴的病情及救治情况,为她做心理疏导,与她交心谈心,帮助她逐渐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教育她坚强、勇敢地面对未来的生活。

  2016年,泸桥镇大坝村有一个家庭,3个孩子的父母病故,家里的事情全靠80岁的奶奶,生活非常困难。她听说后,赶在春节来临前,自己用退休工资购买了衣服、棉被、大米和清油给孩子们送去,为他们送去沉甸甸的温暖,一家老小激动得相拥而泣。

  母爱是平凡的,总是隐藏在不声不息的生活琐事中,不显山不露水;然而母爱却是伟大的,人类因母爱才会有温暖,才会有更加灿烂的明天。

  孟康兰就是在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琐事中彰显着她的母爱,而我们党关心下一代的工作就是因这春雨般的母爱,滋润了每一个孩子的心。

作者:郭昌平     责任编辑:匡镜儒
关键词阅读:十佳五老;甘孜州;儿童;关爱

友情链接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  |   中国西藏网  |   甘孜州政府网  |   阿坝州政府网  |   人民网四川频道  |   新华网四川频道  |   康巴卫视  |   四川新闻网  |   四川在线  |   甘孜新闻网  |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