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揭秘流行病学调查背后侦探环节:寻找密切接触者

2020-02-18 10:12:29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每天早晨,新冠肺炎疫情的数据都将迎来一次更新。在这些最新数据中,人们密切关注着:有多少例确诊、有多少例疑似,有多少例治愈或死亡,又有多少密切接触者,他们都出现在哪里?

  2月17日上午,一个好消息传来,成都新增病例数首次为“0”。据成都市卫健委官方微信通报:“2月16日,我市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出院4人。”

  在好消息的背后,是一群人并不容易的付出与努力。四川省成都市疾病控制中心流行病学调查组副组长岳勇介绍,在这些看似简单的数字背后,是一个城市的共同努力,也与一项纷繁复杂的工作密切相关——流行病学调查。调查人员需要对每一个疑似或者确诊病例展开调查,以尽可能细致地摸清他们的来龙去脉,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

  “要弄清楚他们从哪里来,在哪里停留,又曾去向哪里。”在岳勇看来,这些工作做得越深入,信息越细致,就越能快速有效地找出接触者,从而采取防控措施,减少增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流行病学调查与刑警办案一样,越快地排查锁定‘嫌疑人’就越有利于案件侦破或减少案件的再发。”

  凌晨出击

  医院出现黄冈来蓉疑似病例

  深夜面对面调查活动轨迹

  1月25日零点,成都市疾控中心办公大楼内,何勤英的办公室依然亮着灯,她在等待随时可能到来的“流调”指令。

  “流调”,即流行病学调查。学术上解释为,用流行病学方法进行的调查研究。主要用于研究疾病、健康和卫生事件的分布及其决定因素。通过这些研究提出合理的预防保健对策和健康服务措施,并评价这些对策和措施的效果。

  47岁的何勤英有着20多年传染病防控的经验,曾参与过包括非典在内的多起疫情抗击工作。随着1月21日成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她成为此次疫情流行病学调查组的一员。

  指令很快到来。某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掌握了一条来自当地人民医院的报告,一名女性患者出现发热干咳症状,疑似感染新冠肺炎。

  “成都的新冠肺炎流行病学调查工作从疑似病例开始,在患者出现症状,有疑似感染的时候,就需要对他过去14天的行程和接触人员情况进行摸排,以便了解感染来源,掌握活动轨迹和接触人员,及时采取措施,防止疫情蔓延。”何勤英说。

  携带防护装备,联系车辆,10多分钟后,他们出发了。为了节约时间,在车辆行进过程中,何勤英提早穿好了防护服。

  根据该区疾控中心的信息反馈,该名女性患者于年前从湖北黄冈来蓉,后出现发热干咳症状入院就诊。“医院在经过一系列血液检查以及CT检查后,还是觉得不能排除可疑情况。”

  何勤英全副武装进入病区,站在患者对面。她需要在短时间内弄清楚患者个人信息,有无聚会活动,是否曾前往过武汉,身边有无人员患病,最近行踪如何,又跟谁有过接触……

  何勤英的工作还没结束。她要在6个小时内形成调查报告。报告中,病人基本情况、个人信息、发病救治经过、流行病学接触史、实验室检测情况、密切接触者的情况都需被呈现。

  报告还需根据患者从哪里来,可能的接触者是谁,又可能传到哪里去等情况作出判断,给出调查的初步结论、采取的措施和下一步计划。“下一环节的工作人员就会根据情况,对这些人员采取针对性的集中隔离观察、居家医学观察等相应措施,防止可能出现的疫情扩散。”

  庆幸的是,经过检测,该名疑似患者最终被排除。

  细节调查

  本地出现无湖北接触史病例?

  发现疑点步步追问挖出实情

  一周后,2月3日中午,成都市疾控中心接到城区疾控中心报告,成都市某医院收到一例没有湖北接触史的可疑病例。这引起了大家的高度警觉。

  “有湖北接触史和无湖北接触史之间看起来仅一字之差,但这影响我们对于本地疫情形势的判断,影响防控措施的部署。”这次,有着丰富经验的何勤英再次承担调查任务,她快速到达了医院。

  事实上,该患者在1月30日就已出现发烧咳嗽的症状。当日,曾以感冒自行去到医院就诊,向医生报告没有外出接触史,在最初检查未发现明显异样后,医院向其开了感冒药。

  回家几日,患者仍旧没有好转,于2月3日再次前往医院就诊。医院检查,患者体温38.7度,血液检测及肺部CT检查结果显示,其已出现相应的病毒肺炎症状。而患者则称一直在成都,并未去到外地。

  这是否意味着,成都本地已出现无接触史病例呢?“在他的讲述中,他一直在成都做生意,没去过外地。因为做批发,会与各种各样的其他人接触。”对于患者的讲述,何勤英非常慎重,“如果没有接触史,这就意味着本地可能已出现更为复杂的疫情状况。”职业敏感让何勤英警觉,“你做批发,货从哪来?”“义乌过来的。”患者答。“卖给谁呢?”“有四川的,也有湖北的。”“家里人员情况呢?”“老婆跟我一起在成都,儿子22岁,在老家湖北过年。”

  该患者的回答两次提到湖北,让何勤英觉得充满疑点。“他从义乌进货到成都再卖给湖北买家?但湖北离义乌不是更近吗?”

  接下来,何勤英继续向其发问。为了便于患者回忆,她为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时间点:“过年总要关店,你什么时候关的铺子?”然后追溯关店前后的活动。最后获得信息,患者于1月20日关店,关店当天曾将汽车开往4S店维修,21日早上将车取回。何勤英串联前后疑点和信息,做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你其实是在关店后,维修好车辆直接自驾回湖北与儿子过年了?”

  患者一愣,最终向何勤英坦白:“是。”实际上,他曾在1月21日开车回到湖北,于1月25日回到成都。因担心影响个人生活而否认了湖北之行。

  2月4日,该患者确诊。随后,其爱人也被确诊。根据对两人的调查,与他们入院前密切接触人员也被一一筛查出来。再之前,两人去往过的地方,接触的人也被挖掘出来。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流行病学;疫情;调查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