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山村女孩穿塑料婚纱直播走红:月入上万 没有推手

2019-10-09 10:13:55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她是真的山村女孩吗?

  她的视频靠别人策划?

  她背后有无网络推手?

  一袭白色婚纱拖在地上,洁白的头纱在风中飞舞,手中捧着叫不出名字的野花……21岁的左哈笑容迷人,幸福全部写在了脸上。不过,左哈还是个单身女孩,她并非站在婚礼舞台上,脚下只是一片黄土和杂草,而身上穿的也不过是塑料袋和薄膜所制的婚纱。

  让左哈猝不及防的是,她穿着自制婚纱的小视频突然火了,并虏获了100多万粉丝的心,成为“网红”。脱下塑料婚纱,她在山坡直播放羊,在山顶唱歌跳舞,曾经在大城市打工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的她,如今在大山深处做直播月入上万。

  不过,质疑也随之而来:这个长相甜美、多才多艺的女孩真来自大山?她的背后是否有网络推手?

  日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方走访调查发现,左哈确实是一名偏远山村的女孩,涉足直播也属偶然,她渴望通过直播改善家庭窘况,也渴望美好爱情,却因婚纱太贵而不敢幻想去买真的。

  镜头之前

  走红:

  大山深处的“婚纱照”取材塑料膜

  从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城出发,驾车需要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雪口山乡温水凼村,要前往老虎堡,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再走1个多小时。

  左哈的家位于老虎堡的半山腰,是一间普通的民房,只是屋外放着的一个塑料模特和两个三脚架略显特别。最初,左哈用塑料袋和薄膜制作衣服便是由这个塑料模特试穿的,而三脚架方便拍照和拍视频。

  “农村人没有好看的衣服,还不如穿这个塑料袋好看。”左哈说,之前看到叔叔用黑色塑料袋和布袋给笋子打捆,便突发奇想把黑色塑料袋做成了衣服穿在身上,“酷酷的感觉。”后来她发现,将塑料袋和薄膜做成婚纱更好看,黑色、白色、红色、绿色,各种颜色的塑料都成了婚纱的材料,甚至还有床单、彩条布等。

  左哈从房间里拎出一件白色婚纱,上半身是气泡膜,里面是废旧布料,裙摆大面积是塑料薄膜,为了让裙摆更有型,塑料薄膜下面还有一层用稍硬的化肥口袋缝制的内衬。“我身材不好,穿起来特别难看。”她将婚纱紧靠在身前比划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过,这些用塑料制作的婚纱,所拍摄的“婚纱照”通过网络飞出了大山深处,吸引了众多网友点赞:“蛮有创意的,比真实的婚纱还好看!”“穿塑料都那么好看,无与伦比的美!”“最美的婚纱,山坡的手捧花,独一无二!”

  一套套特别的婚纱让人惊叹,有不少人甚至称赞左哈是“服装设计师”。在拍视频的同时,左哈也在平台上玩起了直播:在山坡放羊,在林间采竹笋,在地里种玉米,在屋后割猪草,在山顶唱歌跳舞……她成了“网红女主播”。

  质疑:

  山村“网红女主播”身后有推手?

  不过,质疑声也随之而来:这个长相甜美、多才多艺的女孩真来自大山深处吗?是不是城市女孩跑到山村靠直播作秀挣钱?她是什么学历,能设计出这么好看的“婚纱”?她背后是否有网络推手,谁在给她出点子、拍视频?

  面对质疑,左哈无奈苦笑。“我确实只是一位普通的山村女孩啊!”今年21岁的左哈从小就在老虎堡出生、长大,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弟弟。因为家里穷,她读完初中便没再继续读书了。

  2015年,当时17岁的左哈和一位老乡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成都一家餐馆当服务员。“每个月工资1900元到2000元。”左哈省吃俭用,一年多时间挣了2万元回家过年。

  如果不是母亲意外出车祸受伤,也许左哈将一直在外打工。2018年春节前,左哈辞掉工作回家照顾母亲。偶然的机会,左哈认识山脚下做摩托车生意的同乡,听说他在快手有10多万粉丝,玩直播有打赏可以挣钱,于是便拜其为师。

  去年2月28日,左哈和弟弟一起身穿黑色塑料袋,拍了一条模仿凤凰传奇的视频。“第一天下午四五点发的,因为山上信号不太好,发了就没怎么关注了。”但第二天左哈发现,该条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35万次,粉丝从原来的不到百人涨了两三万。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左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用塑料袋和薄膜制作婚纱后,她彻底火了。从“打工妹”到“女主播”,左哈收获了100多万粉丝。

  左哈说,拍视频也好,做直播也罢,内容都是她自己想的,有的是架着支架自拍,有的是弟弟放学后或周末时间拍的,偶尔父母也会帮忙拍。有人质疑,也有更多人为她“加油鼓劲”,并给她“刷礼物打赏”,这让她感动不已。

  镜头之后

  收入猛增

  左哈说,每场直播大概有一两千人观看,时长一两个小时,打赏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目前平均每个月收入能上万元,而以前她打工时一个月才2000元

  面对质疑

  左哈认为,她不偷不抢,是靠自己唱歌跳舞的才艺所得。她渴望美好爱情的降临,结婚时能拍一套美美的婚纱照,但她更渴望通过直播改善家庭窘况,挣的每一分钱都不能乱花

  顺其自然

  左哈说,线下,她帮父母做家务、干农活、挖笋子、喂猪、放羊,线上就拍视频做直播,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只管做好当下的事情,“未来就顺其自然吧,只要每天努力一点点,相信一切总会变得更好。”

  村民眼中的“怪物”

  曾被父母训斥整天不干正事

  最初,左哈的父母都曾激烈反对,直斥她无所事事。

  左哈拜师老乡后,俩人经常在一起拍视频和直播,但师父是已婚人士,有部分亲朋和村民在背后说闲话。当左哈在山上穿着塑料和彩条布拍视频时,路过的村民也像看到怪物一样小声地嘀咕。在小山村一些人的眼里,声誉比什么都重要,父亲气得对左哈破口大骂,“你可以不挣这个钱,我们也不花你的钱,拍这些有啥子用嘛!整天不干正事!”

  左哈还记得第一次开直播时,她穿着民族服装唱歌,有100人左右观看,最终她挣到了126元,这让她欣喜若狂。仅两三个月时间,左哈的粉丝数就涨到了15万,打赏收入也水涨船高,父母才逐渐改变了态度,没有反对。

  “以前直播主要内容是生活(放羊、干农活),现在主要是分享快乐(唱歌、跳舞)。”左哈说,每场直播大概有一两千人观看,时长一两个小时,打赏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目前平均每个月收入能上万元,而以前她打工时一个月才2000元。

  据左哈介绍,以前父亲放羊,家里没钱用时就卖羊,加上挖山药、笋子,一年家里总收入大概4、5万元。而4、5年前,大哥结婚,家里几十年的积蓄都掏空了,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在左哈直播后,家里的生活费、弟弟读书,加之亲戚朋友人情往来,替哥哥还彩礼欠下的债,都由她支出。左哈的父亲换了普通的智能手机后,有时放羊也会点开看女儿直播。不过,以前4、5个月才用100元话费,现在一个月不到就100元,这让他很心疼,舍不得,赶紧去换了套餐,回家后才连上热点,与亲戚朋友聊聊微信。

  “加起来直播挣了10多万元,我都交给父亲了。”虽然现在收入高,但左哈并没有乱花。她说,她不爱买衣服和高档化妆品,除了用一些简单的化妆品画个淡妆,大多时候她都素颜出镜。她还自称是个吃货,一般都是买吃的,但最爱方便面和辣条。

  不被理解的困扰

  靠才艺挣钱却有人指责搔首弄姿

  当被问到粉丝喜欢她哪一点时,左哈不假思索地说,可能是比较接地气吧,性格比较开朗、直率,哭过笑过不记仇,还有很多人喜欢看她唱歌跳舞。“这么多粉丝在支持我,他们不是支持一个没用的人,而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所以我肯定会努力的。”

  左哈认为,她始终保持着一颗感恩之心。有人给她刷礼物,她很感谢,就点关注或者给对方发吸粉视频来回报。有时她也想做点本地特产送给一些粉丝,但一方面运费太高,也怕他们不喜欢,所以最终没有做成。

  有得亦有失。有一次,表哥让左哈发一个视频,她说有点忙等下再发,没想到表哥却生气了,“说我不是以前的表妹了,现在飘了,耍大牌。”左哈伤心地哭了一场。在街上有人认出来叫她“网红”,这让她很反感,“就像怪物和小丑一样,我不太喜欢这个词。”

  挣钱多了,有些人眼红。“有人说你一小时就挣上千元,我辛苦上班累死累活一天才两百元。”但左哈认为,她不偷不抢,是靠自己唱歌跳舞的才艺所得。也有人指责她为了迎合粉丝、搔首弄姿,丢掉了最初的淳朴,左哈承认一部分原因确实是想多挣钱,但努力唱好歌、跳好舞何错之有,也是为了让粉丝更开心。

  未来

  向往爱情 但不敢奢望买真婚纱

  谈到走红的塑料膜婚纱,左哈毫不掩饰自己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她曾经多次被父母催着相亲,好在如今做直播可以挣钱,可以多挣点钱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父亲没再催了,但母亲还是担心女儿年龄大了不太容易嫁出去。今年她谈过一个男朋友,但分手了。

  “塑料膜婚纱好看,真的婚纱应该更好看啊,但是真的太贵了,买不起,也不敢幻想。”对于左哈而言,她渴望美好爱情的降临,结婚时能拍一套美美的婚纱照,但她更渴望通过直播改善家庭窘况,挣的每一分钱都不能乱花。

  对于未来,左哈说,线下,她帮父母做家务、干农活、挖笋子、喂猪、放羊,线上就拍视频做直播,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只管做好当下的事情,“未来就顺其自然吧,只要每天努力一点点,相信一切总会变得更好。”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You are my super star……”空旷的老虎堡上,左哈在镜头前激情四射地跳着,歌声传向远方,在群山之间久久回荡。她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女孩,也是自己心中的Super Star。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直播;走红;婚纱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