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上百跑友被“骗跑” 报名费988 组委会只有一人

2019-08-23 09:59:20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逃离酷热的城市,在终年积雪的雅拉神山下奔跑,但却并未让参赛跑友们的心情美好起来。

  8月18日,2019雅拉神山天空跑在四川康定举行。位于道孚、康定、丹巴三地交界的雅拉神山,主峰海拔5820米,终年积雪。赛道以经典徒步路线为主,整体海拔在3080-4220米,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天空跑。

  然而,原本以为是一场大神之间的精彩对决,没想到却疑似碰上了“骗子”组委会。多名跑友和圈内自媒体表示,这是一场无导航、无奖牌、无医护的“三无”赛事。

  事件迅速在跑步圈内成为“爆炸性新闻”,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比赛?

  赛事 /

  赛程缩水还没奖牌

  组委会签退款协议并道歉

  此次比赛,三个组别总共100多名跑友,大多数来自四川本地,也有的是从东北、广东等地赶过来。比赛头天晚上,跑友刘卫在晚饭后收到消息,组委会宣布原为70km的组别缩水为50km,还要求跑友们签下一份免责协议。跑友张先生介绍:“协议规定安全问题自负,不签就不能参加比赛。”许多参赛跑友感到不安,拒签协议,组委会承诺将增加巡场人员,跑友们做出让步。

  多名跑友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组委会负责人张亚浪在比赛开始前两天才抵达雅拉,“临时抱佛脚,准备工作极为马虎、仓促。”

  头天深夜,组委会被当地派出所告知不能开赛,因为比赛没有报备。“与当地旅游局和乡政府紧急沟通后,同意赛后补办手续。”对此,组委会称:“原以为500人以下的小型活动,可以不报备。”虽然组委会承诺加强巡逻,但上路后,“一路上没有路标、没有GPS导航、没有医生救护人员。”多名参赛跑友告诉记者。

  选手在黄沙漫天的公路上奔跑,越野车从身旁呼啸而过,山地里跑了十几公里,甚至在补给点也见不到工作人员。参赛跑友张先生说,这意味着,如果在山上出现意外,跑友却无法求救,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好不容易跑完比赛,更让跑友们感到奇葩的是,完赛后连奖牌都没有。

  随后,跑友们找到组委会负责人张亚浪退款,双方闹到当地派出所。最后,张亚浪签下退款协议,承诺70km、50km参赛跑友的报名费全退。8月20日深夜,张亚浪在其微信发布道歉信。

  质疑 /

  988元的天空跑

  一个人的组委会?

  多名参赛跑友称,派出所协商现场,仅有张亚浪一人。他们质疑,所谓的组委会是张亚浪一人操作。

  一名自贡医生是赛事志愿者,其在微博发文道:“(赛前在青旅)发现一大堆还没送走的物资和一个身材单调不咋爱说话男生,说是组委会的,后面发现组委会就他一人。”

  张亚浪向记者坦承,从前期策划、设计到路线测试,的确是他一个人操作。但是公司还有另外三人参与,赛前他又招募了志愿者,但人力还是远远不够。

  据天眼查显示,张亚浪4月初在上海花10万元注册了“上海冰洞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随后,张亚浪通过名为“IceCaveSports”的公众号对外发布信息。4月底,雅拉神山超级天空跑在多个平台开启报名,这场赛事分为70km天空竞速组、50km天空挑战组和30公里天空探索组三个组别,报名费分别为988、688和388元。

  “就算前期报名费花完了,但现场报名的钱呢?我看到直接打到了他的微信、支付宝,但在派出所他却只有几十元?”刘卫分析,张亚浪此时在财务上遇到了严重问题。

  回应 /

  第一次办赛组织不力

  但自己没有骗人

  8月21日上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成都火车北站见到了张亚浪。他称,这次比赛是办砸了,因为组织不力,但他没有骗人,“如果是骗人的,我就不会来把比赛办了”。张亚浪说。

  张亚浪称,其实组委会有四个人,另外有十多个志愿者。很多流程是他一个人在操控,所以参赛跑友看到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张亚浪说自己从3月份开始筹备这场赛事的,前期的一些设计,交通和住宿的调查是他一个人做的,包括路线设计。比赛当天的现场组织也是他自己在做,但组织是失败的,“赛前我和当地村里村长、客栈沟通了,说提供一些当地的向导,相当于增加人手。临近当天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说村民不愿意来。”

  张亚浪说,一开始70km降为50km,是有志愿者告诉他,现在垭口上面运送物资比较困难,路线上信号比较弱,想持续供应物资、保持路线上的联系,会出现危险因素。考虑到安全问题,于是缩短了路线。

  他坦言,总的来说,就是组织安排问题,第一次组织这个工作,任务分配也有问题。

  张亚浪告诉记者,之前自己是在事业单位工作,挺稳定的。自己也是跑比赛的,跑了四五年了,就是因为热爱越野才把工作辞了,专心做赛事。这次赛事是公司的第一个项目。

  没有发奖牌?张亚浪说,正常是现场发,本来预定的是14日发货到康定的,但是商家没有做到,说延误了,然后赞助商提出改为私人订制,赛后发给选手。“我不是骗子,如果是我就不会过来把比赛办了。”张亚浪说。

  村长 /

  未报备和组织混乱共同造成

  22日下午,雅拉乡平谷村村长杨刚告诉记者,筹备赛事时张亚浪的确找他借人,他感觉可以宣传雅拉神山,是件好事,但没想到的是,他没有报备,赛前上级部门发现后才出面协调。“此外,他(张亚浪)准备得也太仓促了,他最后一个到,也没给我说,我再去协调人也来不及。”杨刚认为,赛事出现问题是前期未报备和组织混乱共同造成的。

  记者了解到,目前跑友们已经收到了张亚浪的退款,但张亚浪坚称不是“退”而是“抚恤”,“因为比赛实际举行过,赛前也声明过组委会可更改路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王拓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天空跑;赛事;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