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共享充电宝涨价 1小时6元创新高 你还租吗?

2019-08-16 09:57:35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 市场? 2019年上半年,行业进入比拼关键期,此轮调价“更多的考虑是扩大市场”。

  □ 商家? 商家会参与充电宝的租借价格制定,会要求调高定价以获取更高的分成收入。

  □ 成本? “有的场景想要进去的话竞争比较大,运营成本也比较高,相应的价格也会被抬高。”

  贵

  原先1元/小时的租金,如今已普遍上涨为2元/小时,甚至有品牌开出5元/小时、6元/小时的价码。网友吐槽,“一天的上限价格已经可以购买一个小型充电宝。”

  2019年过半,共享充电宝再一次成为行业焦点。

  在经历过2017年底、2018年残酷的洗牌期后,共享充电宝行业逐渐形成“三电一兽”的市场局面。

  8月14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等多个品牌调查发现,共享充电宝不但默默遍布城市各类消费场所,还涨价了——原先1元/小时的租金,如今已普遍上涨为2元/小时,甚至有品牌开出5元/小时、6/小时的价码。

  多个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客服表示,具体的费用是根据商家、地段、人流量等因素来制定。即在人流量多的繁华地段,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会稍高一些。

  以记者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各品牌共享充电宝的最高收费标准为6元/小时,部分品牌充电宝仍存在定价为1元/小时的柜机。

  共享充电宝涨价

  由1元/小时涨到2元/小时及以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管是街电、小电、来电还是怪兽充电,在其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的地图页面,均不显示价格。只有当用户对柜机上的二维码进行扫码操作后,租借价格才会显示。

  目前,上述品牌的充电宝不同柜机的收费都不同,具体价格以租借时显示页面的为准。

  在咨询各品牌客服时,他们均表示其旗下柜机有收费5元/小时的充电宝,但当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问及最高收费是否就是5元/小时,多个品牌的客服均表示不清楚。其中,怪兽充电的客服称“在我接到的电话咨询中,最高是5块钱,但是不排除还会有更高的。”

  而关于收费标准的制定,每个品牌的所依据的标准都有所不同。

  街电的客服称,“计费标准是由当地的运营人员处理的。”随后,街电另一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价格是受市场的监管,然后来进行控制的,不是由街电单方面来进行控制。”

  而小电的客服人员向记者表示,相关的收费标准主要是根据门店商家的意愿进行调整。在安装设备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会和门店商家进行沟通,由门店的商家进行定价。“如果商家想更改收费,工作人员会帮他更改。”

  来电与小电、怪兽充电相似。来电的客服称,由于商家、地段不同,收费模式也都不一样。在签订合同前,来电会与商家会进行沟通,以此决定具体收费标准。

  怪兽充电的客服也告诉记者,具体的价格是根据门店的人流量及使用情况来决定的,由门店商家和客户经理共同制定。

  当记者问及该套收费标准是于何时开始执行时,上述充电宝品牌的客服均表示不清楚。据北京商报于3月报道,市面上的共享充电宝大多由1元/小时上涨为2元/小时。

  不过,小电和来电的客服均表示,目前其品牌旗下仍存在收费为1元/小时的共享充电宝柜机。

  街电、来电回应

  按场景收费 演唱会场馆或更高

  8月15日,占据市场份额28.6%的街电公关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街电的价格一直是最亲民的,“我们是最晚提价的。”目前,在街电的共享充电宝中,5元/小时的情况不到0.01%,2元/小时以上的情况占比不到1%,其他的都是1~2元/小时。

  据街电公关介绍,今年年初,在其他共享充电宝公司调价之后,街电也将部分机器从1元/小时调整到2元/小时,但目前仍有机器保持1元/小时(主要考虑当地的消费水平)。

  对于目前市面上存在的5元/小时的情况,街电方面称,是考虑到商家运营成本不同,适当调整价格。目前整个行业都已经完成了提价,产品租借的价格与实际的市场需求和实际经营情况相关,这个是市场决定的。

  当天,占据市场份额15.6%的来电公关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行业里普遍都是2元/小时,5元/小时的只是个例。

  “根据不同场合定价不同,一般是根据运维难度和成本来衡量的。” 来电的公关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市场上还存在比5元/小时更高的价格。

  她以演唱会举例,“演唱会举办地之类的场景可能就高,地方比较偏远,而且使用就几天,设备运输、人员维护都是难度比较高的。”

  来电的公关还表示,“据我们了解,共享充电宝并不是一刀切式的全行业全场景提价,也没有清晰的提价轮次,但总体上看,行业收费标准的确有所提高。提价是多方原因综合导致的,比如商家要求调高定价以获取更高的分成收入,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包括渠道运营成本的持续抬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200米 3种计费标准 5种封顶费用

  记者探访太古里旁东糠市街

  乱

  一条街200米内

  3种计费标准:1.5元/30分钟、2元/30分钟、2元/1小时

  5种封顶费用:10元/24小时、15元/24小时、20元/24小时、24元/24小时、30元/24小时、40元/24小时

  昨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同一地段,200米的街上,“三电一怪”就出现了3种计费标准、5种不同封顶费用,不同的排列组合。不同共享充电宝品牌入驻同一商家计费标准不同,同一品牌在不到10米的距离内计费标准不同,一点也不稀奇。

  计费乱局 同品牌相隔10米 计费相差1倍

  太古里旁,200米的东糠市街南侧,35家商铺和人流密集的太古里隔街相望。记者打开各大共享充电宝软件发现,共享充电宝企业在太古里区域的东糠市街南侧布局特别密集,不过到底怎么计费,软件上均未显示。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条街上35家商铺有22家安放了共享充电宝,其中5家商铺同时有2个不同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入驻。

  同一条街上,“三电一怪”4家共享充电宝的计费标准让人眼花缭乱,分为1.5元/30分钟、2元/30分钟、2元/1小时,即每小时收费2~4元不等,而24小时封顶费用分别为10元、15元、20元、24元、30元、40元5种。以一家东糠市街上的餐饮店为例,一起摆放的小电和怪兽充电计费标准分别为2元/30分钟、封顶40元,1.5元/30分钟、封顶24元,每小时差价1元,封顶费用相差16元。即使是同一品牌,在这家餐饮店里的计费标准为2元/30分钟的小电共享充电宝,与之两家店铺相隔的奶茶店内的计费标准为2元/小时,每小时收费相差1倍。

  记者发现,不同品牌入驻同一商家计费标准不同,同一品牌在不到10米的距离内计费标准不同,这两种情况并不鲜见。在太古里负一楼的糕点店内,来电计费标准为2元/小时、封顶15元,怪兽计费标准为1.5元/30分钟、封顶30元,每小时差价1元、封顶差价15元。在书院西街的某连锁酒店内的来电计费标准为1元/30分钟、封顶10元,一旁的药店内的来电共享充电宝计费标准为1.5元/30分钟、封顶20元,每小时差价2元,封顶差价10元。

  不约而同

  七夕节涨价 最高6元/小时

  对于不少市民反应的共享充电宝涨价,究竟从何时开始?小电成都城市负责人徐小姐表示,涨价是全国统一调整,她透露,“三电一怪”都是从七夕节(8月7日)进行了统一调价。怪兽充电工作人员李家城也向记者证实,怪兽充电调价是从七夕节开始。

  另据公开报道,共享充电宝的涨价从2018年下半年就开始了。

  在成都“目前最高的是6块钱一个小时,是一个景区。”徐小姐表示,至于是哪个景区,她以客户隐私为由拒绝透露。

  记者调查发现,通过一轮调价,街电、小电、来电、怪兽“三电一怪”的每小时收费一般在2~4元。

  涨价之后

  高频用户成熟

  客单量还有上涨

  据艾媒咨询预测,稳定的高频用户群体已经培养养成,过去一年有超过200万高频用户,年度累计使用共享充电设备超过50万次,平均每周产生共享充电订单。在成熟的高频用户群体面前,价格上涨并未对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客单量形成影响。

  “调价之后,客单量不错,有一定上涨。”徐小姐表示,由于不断地扩张市场,小电共享充电宝使用率一直在提高。李家成也证实,调价之后怪兽使用率并没有降低。

  对于此轮全国性调价,徐小姐表示,调价和“三电一怪”的竞争无关,也不是为了资金更快回笼,更多的考虑是扩大市场,考虑不同地方商家的需求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李奕 摄影报道 制图 黄敏

  从运营模式

  看涨价逻辑

  商家参与 充电宝租借定价

  2015年共享行业兴起之时,共享单车和充电宝因租借模式类似,常被拿来比较。

  经过三年多的市场更迭,共享单车行业戏剧性中落,而共享充电宝行业却活了下来,且被证明是共享行业里,优先能实现盈亏平衡的市场。

  共享充电宝是笔好生意

  不同于多数烧钱的共享项目,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笔好生意。腾讯创业曾测算,每个充电宝机柜实际利润在1020~1380元/月,4个月便可回本。街电COO何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头部的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

  到了2019年,头部玩家局面已基本形成——据Trustdata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街电的市场份额占比为28.6%,小电的市场份额占比为27%,怪兽充电的占比为25.1%,来电的占比为15.6%。除了这四个品牌外,其余品牌共同占有不足4%的市场份额。“三电一兽”竞争格局已成型。

  上述简报数据还显示,截至2019年6月,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已接近1.5亿人次。

  何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充电行业的月营收规模预计能达到5亿左右,年营收达到60亿元左右,能诞生百亿元估值的公司,一定会跑出一家独角兽。

  一位业内高管称,在热门商场的周末,一个充电宝仓道平均4~6单,一单流水4~5元。流水高,不意味着利润空间大,良好的运维能力,硬件续航能力等,是除了渠道能力、对财务模型最为关键的一点——这是多数中小玩家被淘汰出局的主要原因。

  对于运营效率高的项目,何顺表示,其利润率能达到20%以上(扣除15%~20%的工资成本、30%~50%的商家成本、20%~30%的折扣成本及其他管理费用后)。这为行业格局划出了分水岭——2017年几十上百家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中,四个运营效率较高的头部玩家从中杀出。

  2019年进入比拼关键期

  “2019年被认为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一年。由于目前市场本身头部三家企业都基本实现了盈利,因此行业相对进入一个发展比拼的关键时期。”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的《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指出。

  上述报告还称,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公共场所进驻渗透率为31.3%,而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是获得共享充电宝利润的分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多个共享充电宝品牌客服处了解到,门店商家会参与充电宝的租借价格制定中来。

  有利益分成在前,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是否会被进一步抬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有网友对各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变相涨价表达不满,并称“一天的上限价格已经可以购买一个小型充电宝。”

  对此,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从业人员小喜(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是由市场竞争决定的,“有的场景想要进去的话竞争比较大,自然的,运营成本也比较高,相应的价格也会被抬高。”

  而当价格不断被抬高后,用户是否会抛弃共享充电宝?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作者:杨佩雯 李奕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共享;品牌;商家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