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调查|埋还是烧?垃圾没分类 后端处理有"难言之隐"

2019-06-26 09:51:46
    来源: 四川日报
    分享到:

  埋或烧 垃圾后端处理有“难言之隐”

  记者走进成都、乐山、泸州、自贡、达州等地展开调查

  堆积成山,垃圾填埋场面临极大压力

  除了“吃不消”,由于有烟气、飞灰等焚烧产物,垃圾焚烧也一直争议不断

  深究问题根源,不少业内人士都指向了同一点——垃圾没分类

  □本报记者 吴晓彤 徐莉莎魏冯 秦勇 黄大海

  6月25日,成都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听取了关于《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的有关说明。按照条例内容,成都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或将进入“强制时代”。而当天,本报推出的成都、德阳、广元三地垃圾分类调查报道也引发关注。

  如何处理日益增长的城市生活垃圾,成为各个城市发展面对的棘手问题。早在2018年4月出台的《四川省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明确,将在成都、德阳、广元城区试点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

  为何要加快推进垃圾分类步伐?垃圾后端处理又有何难点和压力?6月25日,记者走进成都、乐山、泸州、自贡、达州等地进一步展开调查。

  问题一量大难容 填埋已无法“消灭”垃圾

  填埋是过去处理垃圾的主要方式之一。

  6月25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洛带镇的长安垃圾填埋场,看到这里1500亩填埋场地被划分为不同区域,并覆盖着一层黑色薄膜。

  据悉,该垃圾填埋场从1993年使用至今,是成都市级唯一的大型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成都市日产生活垃圾1.65万吨,而这里每天要吞进5000多吨中心城区及二圈层郊县的生活垃圾。由于垃圾进场量远超设计规模,这里已累计填埋生活垃圾2900余万吨,超过设计库容。

  400余公里外,达州市宣汉县东乡镇,一座“服役”8年的县级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厂也面临压力。

  走进厂区,容量为87.7万立方米的垃圾填埋库区呈阶梯状分布,蜿蜒的山路连接着下方两个容量为2400立方米的渗滤液调节池。

  副厂长谭刚介绍,该库区于2010年底投用,最初收储垃圾范围仅限于宣汉县城及周边6个乡镇,2011年处理垃圾4.5万吨。然而,随着城镇化率的提高,如今,这里要接收20多个乡镇的生活垃圾,2018年的处理量达到了13.46万吨。数据显示,投用至今,该库区实际已填埋了50余万立方米的垃圾。

  “在垃圾处理厂工作近5年,只要下暴雨我就辗转难眠。”谭刚坦言自己的压力不小:除了容量,更令人担心的还有垃圾渗滤液——若不能妥善处置这种黑色的高浓度有机废水,就会危及地下水源。为此,宣汉县投入上亿元,在原有150吨日处理量的基础上又新建了8000立方米的应急池和一套应急水处理设备,并于去年规划了日处理能力350吨的二期水处理工程。

  问题二垃圾“吃不消”,还不能直接烧

  垃圾填埋占用大量土地,稍有不慎就会污染环境。这迫使很多地方将目光又投向了垃圾焚烧。

  6月25日,记者来到乐山市首个城市生活垃圾环保发电项目。吊机操作室里,记者透过全透明玻璃窗俯瞰,看到一个面积约足球场大小、向地下延伸约24米的垃圾贮坑。上万吨的垃圾正在这里脱水发酵。之后垃圾将被焚烧转换为电能。

  虽然垃圾焚烧发电以其占地面积小、处理速度快等优势逐步成为各地的新选择。但一位从事了多年垃圾焚烧发电工作的业内人士表示,“依旧面临巨大的压力。”

  “目前收集来的垃圾,不能直接烧。”自贡能投华西环保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蒋洪军直言,这些垃圾包含建筑垃圾、废金属、塑料瓶等大量不能或不必燃烧的东西,粗略估算每1000吨垃圾中至少有5吨垃圾不能燃烧,“工人不得不先通过磁分选、重力风选等方式将其分选出来。”

  而作为宜宾市目前唯一的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站,海诺尔(宜宾)环保发电有限公司今年春节期间每日接收垃圾达2200吨。因远超日处理能力,无奈之下,只能转运。

  除了“吃不消”,由于有烟气、飞灰等焚烧产物,垃圾焚烧也一直争议不断。

  解决改进处理技术并从源头减量

  在泸州市垃圾焚烧发电厂,记者好奇:与上万吨的垃圾仅隔着一面玻璃,为何闻不到一丝异味。“采用液压式密封材料,坑内处于负压环境,可有效避免异味。”兴泸环保公司质量安全环保部负责人罗江指了指垃圾贮坑上方的几个抽风口介绍。

  “有害物质二噁英在焚烧厂要跑出来不容易。”罗江称,“第一关,通过成熟的烟气组合处理工艺技术,在850℃以上的高温分解它们;第二关,余留的二噁英还会被喷入的大量活性炭所吸附。”他表示,目前国内垃圾焚烧发电技术经过30多年发展,各项技术成熟。如焚烧炉设计保证焚烧烟气温度大于850℃以上,停留时间大于2秒,就能有效抑制二噁英产生。

  再以飞灰为例。“我们厂每天处理1000吨垃圾,大概产生30多吨飞灰,每年1.2万吨。”罗江表示,他们通过飞灰螯合固化技术,将飞灰中有毒、有害物质牢牢地“锁”在水泥“砖块”里,检测合格后再将这些“砖块”放入指定的垃圾填埋场进行安全填埋处置。“这样就能有效避免飞灰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每个月,我们会对未填埋的‘砖块’进行体检抽查,确定其体内重金属和二噁英是否达标。”

  但在罗江看来,“砖块”也并非长久之计。“未来大面积推广水泥窑协同处置焚烧飞灰技术。”他解释,通过这一技术,将彻底消除飞灰中二噁英等有机污染物,将重金属固溶于水泥熟料晶格中,实现飞灰无害化、减量化处理。

  而深究这些问题的根源,不少业内人士都指向了同一点——垃圾没分类。他们认为,要抑制过快的垃圾增速,不是一味地增加垃圾焚烧发电的容量,而是从源头减量和实施垃圾分类处理。“焚烧前的分选环节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降低了处理效率。若是经严格分类后的垃圾,燃烧成分简单,就能精准地控制温度,排放物也更容易达标。”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垃圾;分类;焚烧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