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摸金校尉”不潇洒 还原盗墓案背后尔虞我诈的盗墓江湖

2019-05-29 09:59:59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尔虞我诈的盗墓江湖

  师徒间

  嫌疑人称“师父”吃独食

  江湖上

  盗墓“父子档”背后,藏着残酷逻辑

  产业链

  收藏者、寻墓人、盗墓者等形成产业链,盗墓者处于底层,会被“压价”

  魏春明 李洋 郑小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日前,四川省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一举捣毁了一个游走于眉山东坡区、青神县等地村庄的盗墓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缴获、追回唐、宋、明代及一般文物多件,其中5件经专家鉴定,被确认为三级文物。

  无独有偶,5月26日,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区公安分局经过近半年连续作战,打掉三个流串作案盗墓团伙,破获9起盗掘古墓案,抓获盗掘古墓犯罪嫌疑人13人。

  钢钎、探针、洛阳铲、黑火药……这是这些盗墓者的常用工具。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寻宝盗墓电影中主角那般博学多才和身手不凡,这些在白天黑夜游离于各个村庄古墓之间的嫌疑人,只是小学文化的普通村民,但他们很多却掌握了“专业知识”,包括如何判断墓室的方位、如何挖掘、如何鉴定文物等。

  俗话说“盗亦有道”,真的如此吗?连日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多方探访盗掘嫌疑人、警方、文物部门及收藏者,梳理古墓被盗掘前后的轨迹,为你还原盗墓案件背后尔虞我诈的盗墓江湖。

  竹林下,惊现盗洞

  雪水自阿坝州而下,经松潘、都江堰等向南奔流,在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汇合成岷江。位于岷江流域,眉山文化鼎盛,史不绝书。两宋时期,眉州(今眉山市)文化教育空前繁荣,整个宋朝,共有886人考取进士。

  眉山市东坡区,走出了三苏父子,也以东坡命名,考古人员曾多次在此发现唐、宋、元、明、清等时代的古墓。 “即便是在东坡区的一些村庄里,也不乏古遗址,随便拣起一块砖头,就有可能拣起一段千年的历史。”眉山市东坡区文管所所长杨宇春说。

  5月24日,东坡区一个村庄的一片竹林里,被拉起了一道警戒线。若不是文物部门辨认,村民们很难相信,这片竹林下,竟然还有清代古墓。

  竹林下,盗贼所挖的盗洞十分精准,就在墓室旁边,墓室已被破坏了一部分,在盗洞的周围,还零散地分布着些小洞。

  “这些细小的圆洞,就是盗墓者老金等人用洛阳铲探明地下是否有古墓而留下的痕迹。”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民警徐东说。

  师徒俩,同被刑拘

  2019年3月31日,一个名为老金的人,用探针等,在东坡区柳圣乡的一片竹林里发现了一座古墓,一周之后,也就是4月7日,老金以“安电桩挖坑”等为由,光天化日用铁锹挖出盗洞,4月8日,正当老金想下洞“取货”时,被群众挡获,逃跑未遂,老金被民警带回柳圣派出所。

  4月9日,东坡警方前往老金老家搜查,在屋内,搜查出多件文物、钢钎、探针、洛阳铲、黑火药等。与此同时,老金的徒弟小金也浮出水面,被警方挡获。

  因涉嫌盗掘古墓葬,老金师徒二人被东坡警方依法刑拘。

  无独有偶,5月26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区公安分局获悉,该局经过近半年的连续作战,也打掉三个流串作案盗墓团伙,破获9起盗掘古墓案,抓获并刑拘盗掘古墓犯罪嫌疑人13人。

  盗掘者已被抓获,但破坏的古墓葬,再也不能复原,地面上黑漆漆的盗洞,就像大地的一只只眼睛,空洞而无神。

  被挡获后,老金极力否自己是盗墓者,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来抓蛇的,当文管所所长杨宇春找到古墓周围一个个探洞时,老金低下了头,这才承认自己是盗墓者。

  一座座古墓,如何发现?如何盗掘?如何倒手?如何欺瞒?要守哪些“规矩”?这些,都是这个“盗墓江湖”的秘辛,我们将为你一一揭开。

  盗

  学艺

  埋头读古书,跟“高手”考察

  在老金的供述中,其自称从事盗墓已十余年;文物部门和警方表示,老金从事这行至少十年以上。

  没有妻儿的他,在当年盗掘者猖獗的年代,走上了这一条道路。在老金的老家,警方搜出几本古书,这些书籍,为只有小学文化的老金,提供着理论支撑。为学到本领,老金埋头苦读这些古书,“就是上学时也没这么认真过”。老金还跟着“高手”到盗墓现场实地“考察”,平日里,老金转悠在眉山东坡区、青神县一些村庄的田间地头,寻找着古墓的蛛丝马迹。

  分工

  师父出“智”徒弟出力

  就这样,老金的名气越来越大,大约三年前,47岁的青神人小金在青神结识了老金,得知老金身份后,他很快找到老金,请求拜师。小金拜师的理由很简单:电视里,盗墓的人很神奇,想看看老金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当然,古董很值钱,小金也想跟着发财。

  在盗墓团伙中,老金主要负责看风水等以及确定有无古墓,小金出力,挖的东西卖了后分钱,之后老金就带着小金到处寻找古墓。两人的手法看似简单:找到有山坳的地方、朝山沟或河边的地方后,老金就让小金挖一米多深,看是否有青砖或黄条石的碎片,如果有青砖的碎片,证明下面有古墓,就继续挖,没有就换地方再试。

  工具

  钢钎、洛阳铲、铁锹、探针

  相比电视剧里盗墓者的“高科技”,两人所有的“家当”不过是两根钢钎、一把洛阳铲、铁锹、十根可分合的探针等。“这些地方大墓不多,墓室距离地表较浅,钢钎绰绰有余。”

  如有古墓,先用探针或洛阳铲确定古墓位置、“生坑”还是“熟坑”(已经被盗过的墓),再用铁锹等挖出盗洞,用钢钎破坏墓室,再小心翼翼地清除掉陪葬物周围的泥土,拿走陪葬物。

  在老金家,警方还搜查出了800多克黑火药。老金称,这是多年前所买,原本是想用于炸鱼,后期就想用来炸开古墓,但没有使用过。

  不过,在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区公安分局打掉的盗墓团伙中,其作案工具除了常规的钢钎、探针,还包括千斤顶,这些嫌疑人在外地盗墓时,已使用过黑火药对古墓进行爆破。

  [page]

  诈

  师徒之间

  “一起挖出东西,师父拒绝分赃”

  表面上看,两人分工明确,盗掘所得由老金分配,似乎井然有序,其实暗流涌动。

  找到古墓后,每当小金要挖到墓底时,老金就以“不要弄坏了下面的东西”为由把小金叫上来,自己下去清理墓室,一来是对小金信任度不够,此外,也可以借此私藏一些文物。

  在出土文物后,老金常常将文物自行带回家。虽然是师徒关系,但在小金的供述中,其多次表达对老金的不满:老金多次外出盗墓不喊自己,两人一起挖出东西也不分给自己。有一次,老金和小金在古墓里挖出了一个罐子上有龙的“龙罐”,老金提议,由自己寻找“龙罐”的买家,但并未向小金言及分配,几天后,两人再见面时,小金询问,老金称已卖出,售价200元。小金明知被骗,仍提及分钱,但还是被老金所拒。

  警方面前

  模糊买家信息,或想给自己留“后路”

  老金师徒的狡诈还不止于此:老金在盗掘古墓时,被当场挡获,面对民警,他一再狡辩自己是抓蛇人,在文物专家诸多证据下,他不得不承认,但模糊了买家的信息,只说是个老头……

  小金带东坡区公安分局民警到青神县指认之前盗掘的古墓位置,指认了几处,民警忙得汗如雨下,均被证实是假的,直到日落西山,眼看狡辩不过,小金才将真正位置说出。“这些,都是他们这个圈内常用的伎俩。”多名文物专家分析,老金模糊买家信息,不完全配合警方说出文物下落等,是想给自己留“后路”,以便出狱后能重操旧业。

  江湖之上

  请看“父子档”背后的残酷逻辑

  盗墓江湖,也有自己的“规矩”。

  张洪兴从事收藏多年,他告诉记者,在盗墓过程中,不光是选徒弟,就连选放风的人,也要极其慎重。许多盗墓团伙并不固守一个地方,很少与他人因争夺墓室而出现纠纷。“谁先发现的墓室谁先盗,别人盗的墓不去碰,不得前去过问,除非别人主动邀请。”

  但在一座座未知的古墓和利益的诱惑前,盗墓这片江湖充斥着贪婪和尔虞我诈。

  “谁进去拿陪葬物品最有讲究,早年间,盗墓者多有‘父子档’,一般都是儿子下坑,父亲在上面,这是为了防止儿子心生歹念,而父亲杀子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张洪兴说,不下墓室的人,担心的是下墓室者偷藏物品。而下墓室的人,担心上面的人突然发难,会危及自己的生命。

  销

  收藏者

  有人下“订单”要求盗墓

  而买这些文物的,大多是哪些人?收藏者是眉山多名民警、文物部门专家给出的答案。“收藏者、寻墓人、盗墓者等,早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盗墓者盗掘到文物后,大多是售卖给闻讯而至文物贩子,当然,也有一些文物收藏者会出资,用下“订单”的方式要求盗墓者盗墓。在记者之前报道的多起盗掘古墓葬、古遗址案件的文物买家中,均不乏收藏者的身影。

  青神县文管所所长岳华刚也表示,许多盗墓者和一些文物收藏者都有往来或有私下交易,盗墓者盗掘出文物后,很快圈里就会知晓。不管是自行售卖还是“订单式盗掘”,不管买家是收藏者还是文物贩子,盗掘的文物大多会都被盗掘者以最短的时间出手。

  盗墓者

  处于底层,还会被“压价”

  在这个链条中,盗墓者处于底层,尽快出手文物除了对资金的迫切需求外,还有行规带来的“便利”:买卖文物不问出处,不问对方身份。

  “只要盗墓者们想卖文物,大家就不会多问,拍下照片,发给下家等他们报价,如果成交,会视成交价,收取数千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介绍费。”张洪兴说,有些人除了收取介绍费,还会把下家报的价钱给盗墓者们故意报低些,不但一分钱不花,还会赚到介绍费之外的一部分差价。

  造假者

  假银锭“做旧”,硫磺水泡电炉烤

  繁荣的需求,很快衍生出了造假者。

  在老金的家里,警方还缴获了疑似文物近百件,经过鉴定,三级文物和一般文物就多达四五十件,但这其中,也不乏赝品。

  “按照道上的规矩,买定离手,盗墓者抓住了这一规矩,在真品里必然要掺杂大量的赝品。”徐东介绍,在小金的家中,也有不少赝品。

  在之前江口沉银事件中,一些人看到银锭“非常来钱”,还专门廉价买来假银锭“做旧”仿冒:先将这个假银锭用硫磺水浸泡,然后用电炉烘烤,之后再用微生物水进行长时间浸泡,为的就是让银锭更快上色。

  另一些文物商人则将从岷江江口段挖起来的碎银收购集中,再次熔化铸造成银锭,高价售出。

  打击文物犯罪如何出招

  在记者采访中,杨宇春等多名文物部门专家和多名警方人士均认为,打击文物犯罪,还有许多难点。那么,该如何出招?

  新的趋势

  部分文物商贩盯上工地

  杨宇春和张洪兴初略估计,近年来,随着文物保护、打击力度加大,及未被盗过的古墓越来越少,专业盗墓者减少。但盗墓者的减少,依旧未能减少保护田野文物的压力。

  杨宇春说,近年来,建设、交通等施工大量增加,一些施工单位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在做地勘之前就野蛮施工,毁坏了大量的古墓葬。施工的大量增加,带来了新的难题:一些文物商贩将目光盯上了工地,一些施工方发现了古墓,最先联系的不是文物部门和警方,而是文物商贩或收藏者,甚至还有施工方发现古墓,悄然清理后,又把古墓就地掩埋,文物部门全然不知。

  监管难点

  一些古玩经营者不备案

  杨宇春表示,文物买卖监管也较难。民间文物买卖活动处于无序状态,一些地方对古玩店的开设不加限制,经营者不到文物部门备案。这当中不乏倒卖文物者,这些人都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有广泛的购销途径,其店内摆放的一般是近现代物品及当代仿制品,但大多有私下买卖出土文物现象,有的实际上成为文物盗掘分子的销赃渠道。

  专家建议

  规范民间收藏,加强文物市场管理

  即便破了案,在被盗文物的追缴上,也有难度。针对以上情况,眉山市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杨宇建议,公安、文物部门进一步加大联合打击盗掘文物的力度,加强田野文物安全管理,规范民间收藏行为,当然,也要加强对文物市场的管理。

  (老金、小金、张洪兴系化名)

作者:魏春明 李洋 郑小艳 蒋麟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盗墓;产业链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2019四川省两会

奋力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2019年四川省“两会”特别报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