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四十年来藏书路 七千册书装满屋 环卫工的“书将”路

2019-04-28 09:25:34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心在书中,死在书里”,这是四川内江57岁环卫工刘国成曾经在某书城的网名。他从中学时期便热衷看书,随后40多年里不断买书,如今藏书已有7000多册,几乎挤占了家中大部分空间。

  他眼中的这些“精神财富”,曾被妻子看成废纸一堆,劝他卖书换钱供儿子上大学,但他坚决不肯,仍是继续悄悄买书带回家中,至今如此。

  如今,儿子工作了,妻子尽管偶尔还有怨言,但只能“随他去”。“我打算退休后开一个免费阅览室,把财富留给更多人。”刘国成说。

  书之痴

  2005年,花5000元买下一套清光绪年间木刻本。家庭最困难时也不卖书。

  网名从“心在书中,死在书里”到“书将”。

  书之多

  不到70平方米的小两居,简直就是一大间书库。

  据他粗略统计,家中藏书至少7000册,其中还有不少木刻本。

  书之情

  他:家里书多,偶尔加几本进去,她也看不出。

  妻子:家里书越堆越多,我还看不出来?

  “读书能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

  家中藏书至少7000册

  每天至少看书一小时

  “有钱就是大哥?我不得买账。”这个戴着600度近视眼镜的瘦老头子,穿一身灰色褂子,底气十足地说。

  初见刘国成,是在内江老城区一个不起眼角落的公共厕所,旁边还有一个垃圾库。他的工作就是和其他两人轮流负责该公厕日常保洁和管理。工作空闲时,他一般摆一张独凳,在公厕旁的巷道坐一坐。

  说话有底气,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拥有的财富,很多人没法比。他那不到70平方米的小两居,简直就是一大间书库:客厅内,两面墙靠墙处成了“书墙”,堆满整整齐齐的书,分两层,最高处已近天花板。一间卧室也被书挤得像要爆出来,整面墙的书柜已塞满,靠窗处的书架上也满是书,连床头柜上的书都堆得高过窗户上沿。据他粗略统计,家中藏书至少7000册,其中还有不少木刻本。

  爱看书,但他并非出生于书香世家。父母都是拉粪船的环卫工,读书时期,父母的艰辛让他渴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中学时期,他便经常买书看,那时喜欢看中外文学名著。1980年高中毕业时,他已存下中外文学名著六七百本。

  可造化弄人,高中毕业时,因各种原因,他接了父母的班,也做起了环卫工作。尽管如此,刘国成喜欢看书的习惯没有改变。早些年,他经常看书到凌晨一两点,如今每天至少也要看书一个多小时。

  “无钱读书,有钱淘书。”工作后,刘国成开始在旧书市场淘书,电脑普及后也在网上书城淘书。尤其是最近10多年,他淘下了目前家中所藏的大部分书。

  刘国成信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今在内江藏书界也算小有名气。“读书能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他说,自己看书是“杂家”,什么书都看。“但最喜欢看工具书,工具书能给自己正确的指导,让我少走弯路。”

  “我们读书的人,一直都是把书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家里最困难的时期

  妻子劝他卖书换钱也不干

  最近这些年,刘国成每个月淘书,几百元到2000多不等。每月工资从几十元涨到三四千元的他,平均算下来,淘书花掉三分之一,剩下的交给妻子作为家用。最多的一次,是2005年花5000元买下一套62本清光绪年间木刻本《医宗金鉴》。当时钱不够,他还找朋友借了钱。那年年底,妻子杨某得知他所在单位其他同事都拿了奖金,但他回家却说没有。一问才知道,他是拿去还债了,因为此前买书借了钱。“当时,为了这个事,她念了我大半年,认为我买了一堆废纸回去,不如买点好的衣服或吃的。”刘国成回忆说。

  前往刘国成家中的日子,是他特意选的,因为这一天他的妻子到成都看儿子去了。

  “我现在买书,都是放到外面等她不在家时拿回去,或者夹在衣服里带回去。家里书多,偶尔加几本进去,她也看不出。”刘国成并不是四川人所说的“耙耳朵”,他说,这样做主要是因为妻子曾经对他买书有过抱怨,他也不想因此再和妻子闹不快,所以干脆“躲着点”。

  “家里书越堆越多,我还看不出来?”杨某说,刘国成在儿子上大学前后那几年对买书和藏书特别痴迷,买了很多书回家,但当时他每月收入仅几百元。妻子最初并不反对老伴买书,1986年结婚后,她还曾和老伴在白马镇上摆摊租书3年。之所以抱怨甚至反对老伴买书,是因为儿子读大学那几年,家里压力大,老伴却痴迷于买书。

  “儿子刚读大学时,几千块钱的学费都凑不够,最后还是亲戚朋友帮助,我借了一些钱才够。”杨某说,除了凑学费,儿子每个月都找她要生活费,每月三四百元,本科毕业后又考研,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期。为此,她曾劝老伴儿少买点书,或者将家里的一些书拿去卖了换钱。

  但当时,刘国成坚持认为,当初最困难时靠租书也能养活一家人,如今条件更好一些,他不可能卖书。“我们读书的人,一直都是把书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人过得幸福,首先是内心的幸福。”

  打算退休后开个免费阅览室

  好书有人欣赏,才能凸显价值

  尽管对老伴儿藏书有些怨言,但杨某已习惯“随他去”。一方面最近几年儿子工作了,家里条件相对改善了一些,另一方面,她生活的重心也转移了。

  “我妈现在主要是关心我的个人问题来了。”儿子刘在读书时并不知道家里借钱供他读书,直到毕业后母亲才告诉他。他认为,正是母亲操持得好,父亲才有钱买书藏书。

  在刘在看来,尽管母亲此前因为父亲买书藏书的事有过怨言,但父母之间的感情很好。2016年,父母结婚30周年时,他的微信朋友圈留下一段祝福父母的话:“他属虎,她属龙,都说龙虎斗,两人也携手走过30周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有人觉得我买书的钱还不如用来买车买房,但我觉得人不能只追求物质财富。”在刘国成看来,钱不能完全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更看重精神生活的积累,所以需要多读书。“人过得幸福,首先是内心的幸福。”

  如今,每周末,刘国成仍会去城区的旧书市场淘书,也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经常换书,也有朋友偶尔来家里看书,查阅一些书籍。”刘国成认为,互相分享和交流的乐趣就在于此,好书有人欣赏,才能凸显价值。

  还有几年即将退休,刘国成打算,在退休后找个地方开一间免费的阅览室,将自己的书供更多人阅读,发挥更大的价值。

  不过对于他开阅览室的想法,儿子则认为不太现实。“父亲对家里贡献还是大,只是有点理想化。” 在他看来,自己工作以前,家里主要还是靠父亲的工资支撑。为此,他打算以后买一套大点的房子,专门留一间给父亲摆书,然后其他人可以来家里查阅。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藏书;环卫工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