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亲历火场:坚守与逃生 木里38个扑火者的四天三夜

2019-04-04 09:58:14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分享到: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谢凯 摄影报道

  越过生死门槛的人,大抵会一时少语,甚至失语。所以,再去回忆那场熊熊大火,熊红军停顿踌躇的频次,明显比平时多。变化不止于此,下山回到雅砻江镇政府大院时,同事压根儿没认出他,“一身灰头土脸,已看不出个人样。”“变样”的熊红军,只是三十八分之一。从3月30日进山,到4月2日下山,投入凉山州木里火场救援抢险的37个本地村民,与熊红军一起,经历4天3夜的坚守与逃生,终于回来了。

  捡回来的命

  38位汉子相拥而泣,释放着劫后余生的沉重,出生入死的悲怆。

  终究没有绕过某个词某句话,哪怕尽量小心翼翼问出来,落在熊红军的心上,依旧万般重,重到他无力承受,任眼泪滚滚。

  围在他周围的汉子们,个个都被惹哭了——黝黑脸庞上的尘土被打湿,经黢黑的双手一抹,更糊得厉害。这一刻,没人在意男儿有泪不轻弹,相拥而泣释放着劫后余生的沉重,出生入死的悲怆。

  “感谢我的战友们,兄弟们”“感谢熊书记,没有你,就没有我们”“我们的命,是你捡回来的”……眼泪和拥抱,在深沟下的雅砻江镇立尔村村委会——也是凉山州木里县大火前方指挥中心所在地,随处可见。

  4月2日下午,木里县大火火势得到有效控制,明火全部扑灭,参与救援抢险的当地37个村民,在雅砻江镇挂职副镇长熊红军的带领下,全部安全下山。停放在此近4天3夜的摩托车,终于等到主人们归来。

  同事、朋友们的关心询问,打开了38个人的情感闸门,让他们把困守在火场的患难与共、兵荒马乱,还有目睹火海吞没英雄的震荡,一吐为快。

  看不见的险

  森林大火的危险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就像潜伏丛林的猛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扑过来。

  短暂停留后,38人匆匆往各自的家里赶。“失联”4天3夜,家是最迫切的需要。

  回到镇政府大院,熊红军的“家”是一间办公室改造的单人宿舍。作为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队成员,来自遂宁市的他,最近3年都会安“家”在此。

  电话,是他“回家”的方式。一声“喂”才说出口,熊红军的肩头便开始抽动,哽咽细语,远远诉不尽那些生死瞬间。

  “接到火情的时候正在吃晚饭。”努力调整情绪,熊红军回忆道,临行前,“饭友”敬他一杯酒,笑说是“壮行酒”。

  除了一个对讲机,和一番老镇长嘱咐的灭火经验,熊红军什么也没带,就“无知无畏”地跟着村民上山了。“对森林起火没有概念,那座山也是第一次去。”

  3月30日晚上8点半出发,到靠近第一处火源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灭火的效果很明显,熊红军甚至有种“原来这就是打火”的轻松感。然而,当浓烟突然从山腰袭来,熊红军才意识到,危险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就像潜伏丛林的猛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扑过来,“应该有更大的火源”。

  从零星火点到滚滚浓烟,38人与火经过数次“进——退——进”的比拼后,31日午后时分,众人被逼退到了一处山脊,“那个时候,人都很累了,食物补给也不够了。”

  飞一般的火

  “不到10秒,原本离我们还很远的烟,就变成了火烧过来。”

  目之所及的浓烟一度让熊红军无措,但又不能坐以待毙。“还是让大家继续砍树挖沟,就在我们脚下的位置。”这种惯用的阻隔火源的方法,大家试了一阵,就不忍心继续,“感觉离火源中心远,心疼白白砍了树。”

  对脚下的土地,每个人都饱含深情,赖以生计的松茸在山里生长,“这是我们的粮食山,我们靠山吃山。”熊红军感同身受,他把目光紧紧锁在火场西侧的山脊上,“至少要保住那边别再烧过去了。”

  退后坚守的这个时刻,木里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杨达瓦也赶到了火场附近,与熊红军等人的交集,围绕如何灭火展开。熊红军记得杨达瓦的心切,“他想立刻往火场去。”

  商议过后,杨达瓦与一队消防员径直赶往火场去了。熊红军随后带着村民往西侧向火场靠近。“其间我还用对讲机问他,他们到哪里了,我们是不是继续往前。”

  爆燃似乎没有任何预兆。行进中的熊红军只听得突然耳后有“砰砰”爆破声,有人说垮山了,有人说烧竹子了。话音未落,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阵炫目,火焰像巨大的弯刀,朝大家飞了过来。

  “快跑!快跑!快跑!快跑!”熊红军冲着对讲机大喊四声,拔腿就跑,只觉得侧脸一阵火烧火燎,“不到10秒,原本离我们还很远的烟,就变成了火烧过来。”

  生死间的念

  心同此想,此时支撑着村民逃生的,也都是家人,“不在了,家就垮了。”

  一个村民瞬间便陷入火舌中,好在他快速挣脱,紧跟着熊红军跑开了。没有路,没有方向,在灌木里,荆棘丛里,所有人不顾一切往前冲。“跑的时候,也回头瞄,一片火海。”大约2个小时后,众人才慢下脚步。

  9岁的女儿,持家的妻子,跌跌撞撞向前奔跑的时候,熊红军的脑子里,全是她们——“不能死。”心同此想,此时支撑着村民逃生的,也都是家人,“我们都是顶梁柱,不在了,家就垮了。”

  左奔右突了大约5个小时,熊红军终于感到体力不支,两个村民慢下节奏等他,扶他。劫后余生的38个人,总算齐齐整整退回到此前坚守的山脊。

  杨达瓦和消防官兵失联的消息,31日晚间传到了熊红军耳朵里。“当时只觉得他们是像我们一样,跑开了,跑远了,还在找路回来。”尽管刚亲历了逃生的惊心动魄,他依然无法把死亡与那片火海联系起来,或者说,拒绝。

  4月1日,协助搜救的任务落到自己和村民身上,熊红军终于肯接受发生了什么。“他们就被吞在(火海)里面,如果我们不是晚了一点……”

  对|话

  再忆火海夺命

  “如果他们能晚一点,能慢一步……”

  ●上山前,都做了哪些准备?

  熊红军:我之前对森林大火完全不了解,其实算是什么也没有准备,不管吃的、穿的,还是用的,几乎都没带,也没有想过会一去就是4天3夜。

  ●哪一刻让你意识到,森林大火与想象的不一样?

  熊红军:应该是灭了一处火源后,突然又有浓烟从下面冒上来,很快呼吸都感到困难时。

  ●有没有什么时候让你觉得离死亡很近?

  熊红军:有两次。第一次是爆燃那时候,火海吞掉30个战友的生命,我们不顾一切逃命的时候。后来我们队伍里的一个村民说,为了活命,他还用尿打湿手绢捂住嘴。第二次,是在搜救战友遗体的时候,烧过之后的山体感觉都是松的,每踩一脚就有石头哗哗滚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砸死。

  ●大火吞没同伴,当时和事后的心情能回忆吗?

  熊红军:爆燃发生那个时刻,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会牺牲,哪怕后来说失联,我也觉得只是“迷路”了。确认消息后,总不停地想,如果他们能晚一点,能慢一步……

  ●在火场4天3夜那么艰难都没有流过泪,为什么下山后38个人会抱在一起哭?

  熊红军:确实是无法控制,这和我的性格也有关系吧。而大家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感情积压也很久吧。我没有带任何东西上山,晚上睡觉是另外一个村民把睡袋分给我,我俩裹在一起,可以说睡觉的时候是双腿冷得打抖,但心暖得火热。

  搜救者照片还原火灾现场

  一脚踩下去鞋就陷进灰里了

  4月3日,当地参与救火工作的村民阿金(化名),用照片向记者展示了火灾现场的情况。在他提供的照片中,火灾现场树木全被烧焦,满目黑灰色。

  阿金是雅砻江镇中铺子村的村民,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3月31日),他和同村村民参与了此次救援。

  4月1日上午,本该上山灭火的他们,得知有人遇难的消息。同时,他们也获得了新的任务:搜救遇难者。他回忆,火灾发生地,山和地都是黑的,就像我们烧火烧出来的那个灰一样。“树烧得黑黢黢的,全烧完了,一点新鲜的都没有了。”

  他说,现场地势很陡,没上过山的人根本走不动。山上没路,草、树全都烧光了,地上都是灰,扑火队员走着都很吃力。一脚踩下去,鞋就陷进灰里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肖洋徐湘东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火灾;木里;逃生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2019四川省两会

奋力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2019年四川省“两会”特别报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