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泸州老支书的“移风易俗”村规实践:人情留下,歪风刮走

2019-03-14 11:55:43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说实话,要说完全改变,是做不到的。”

  一个村子/

  原本酒席名目多、花费高,还要请表演队

  一位支书/

  性子急,但做事公道,大家“服他”

  一场实践/

  制定村规,规定赶礼金额、范围、时间等

  “说实话,要说完全改变,是做不到的。”泸州市泸县玄滩镇涂场村党总支书记赵纯良说。涂场村过去两年推行的村规民约,禁止酒席大操大办,虽然成效显著,但他并没有要“改变到底”。他认为,一些传统的人情往来,是农村社会关系的基础。

  数据显示,两年来,涂场村的红白事办理费减少了70%以上。村民们都说好,“省钱,省事。”赵纯良也说,在推行禁止大操大办这项村规时,阻力比预想的小很多。但,刹住这股村民已经厌倦了的歪风,赵纯良还是颇费心思。

  旧

  格调俗

  葬礼有时也请表演队

  涂场村离县城有40多公里,2016年才摘掉贫困村的帽子,种地、打工是主要的经济收入。尽管如此,村民在办酒席上还是出手阔绰。

  玄滩镇宣传办工作人员付梓豪两年前到镇上上班,看到几乎每个村都驻有一支表演队伍。后来才知道,这些表演团队,只是在红白事上去唱唱跳跳的。

  结婚唱唱跳跳,图个热闹,但有时候葬礼上也有这样的表演。付梓豪很快发现,这种“文化氛围”特别别扭。一场表演,花费几千上万不等。收费得根据表演时长、团队人数以及女演员数量来定。66岁的赵纯良“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点,“很多表演走向了低俗化。”

  名目多

  乔迁升学入伍生日都要办

  但不好管,人家家里办事,你去过问,就是讨没趣。赵纯良说,农村人讲究这些,也没有具体的管理条例。但这样的风气越来越盛,“这家办了,那家也跟着办,而且规模还不能小。”

  从过去的传统习俗慢慢演变过来的如此“民风”,根深蒂固,影响广泛。付梓豪告诉记者,在玄滩一带,村民要办的酒席,除了结婚、葬礼,还有乔迁、升学、入伍、孩子出生、生日等等。而且,不管大人小孩,每逢整寿,都要大办一场,付梓豪算了一笔账:一个5口之家,仅仅是生日宴,平均每两年就要大办一次。

  开销大

  有的酒席要花几万元

  大办起码得摆上二三十桌,甚至四五十桌。赵纯良告诉记者,大办的酒席要连摆三天,再请一支表演队伍,一场酒席动辄花上几万元——这得花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几年的积蓄。

  赶礼的人也不轻松,在涂场村,大多村民整年都在外面打工,酒席往往集中在过年前后,村民回家过年,马不停蹄地参加酒席,有时候一天跑几个场子,回家过个年,往往赶礼就花上好几千元。三天酒席,村民聚在一起,除了吃喝,就是打牌。“大家疲于应付这样的酒席,影响生产工作,影响村风民风。”赵纯良说,“所以当时听说我们村要搞试点,我是一百个愿意。”

  2017年初,泸县通过村(居)民自治引导,将遏制村民大操大办措施列入村规民约。当时的玄滩镇党委书记先泽平在会上点将,要赵纯良带头试点。赵纯良“暗自高兴”,他说早就厌恶这样的风气了。

  变

  制度上——出台村规

  只办三种酒,礼金有限制

  在涂场村,赵纯良算个文化人,学过医,当过知青,回城后,在乡上干过10年文化专干,后来下海经商,也在当地开过10年诊所。2007年开始,他被村民选为涂场村村主任,三年后改任村支书,至今已经在第三届任上。

  他性急,说话直来直往,人送外号“赵耿直”。

  在村民印象里,“赵耿直”总是说干就干。自从镇上领了试点任务后,赵纯良马上回村,召开村民大会。会上,100多个村民签订了不搞大操大办的承诺书,并当场宣誓。

  72岁的胡玉书是村里的老支书,赵纯良先找他做工作。胡玉书记得清楚,承诺书是2017年3月7日签订的,因为马上要满70岁生日,两个儿子已经准备好了要摆场酒席。

  但签了承诺书,胡玉书只有带头改变旧习,回去给儿子老伴做工作。最终,这场原计划摆个三四十桌的酒席,只摆了三桌。赵纯良和几个村干部来参加了,还有就是自己的家人亲人。

  2017年初,涂场村出台村规,一是限制了办酒席范围,提倡只办“婚酒”“60岁以上满十酒”“丧葬酒”,生日、升学、入伍、乔迁等不办;二是控制礼金数额及办礼时间,非亲属关系,礼金不得超过50元,婚礼、60岁以上寿礼请客不得超过1天,丧葬礼不得超过3天。

  方法上——给台阶下

  “赵纯良赶礼”成当地歇后语

  礼金50元,怎么拿得出手?村民钟发珺说,之前赶礼最少也是100元。

  赵纯良带头赶礼50元,上礼单的时候,自己扯着嗓子喊,“赵纯良赶礼——50元。”其他村干部,党员跟着一样赶礼。

  时间一久,“赵纯良赶礼——”在村里成了一句歇后语,大家用“赵纯良赶礼”代替“50元”。

  如今,涂场村赶礼50元的村规,已经成为村民共识。礼金降下来,酒席规模也降了下来,一位刘姓村民告诉记者,“大家统一50元,没有攀比,也没有闲话。”

  赵纯良说,50元的礼钱是精心计算出来的,办酒席的人家,如果按照村规置办,是不会亏钱的。

  赵纯良有些意外,村规推行以来,阻力比预想的要小得多。虽然少许村民表示还是想“办得体面一点”,但在村上做了工作后,基本上没人违反。

  村民邱宗伟的小女儿满10岁时,计划摆个二三十桌,赵纯良跟邱宗伟讲“节约办,简单办”,他一开始觉得人家都大办了,自己办“寒碜”了,在村里没面子。

  他说,本来也觉得办大了费事,也费钱,但有时候“抹不下这个脸”。但赵纯良跟他保证,以后大家都这样办,就谁也不会说什么。

  最终,邱宗伟只摆了七桌,请了家人和亲戚。他现在觉得,村规就是一个“台阶”,大家就势从攀比的台面上走下来,因为有个村规,大家也就不会说三道四。

  “你看,本来想好好请大家喝个酒的,现在这村规……”赵纯良告诉记者,这句话成为村民有时候推脱的说辞,面子上都挂得住。

  行动上——亲力亲为

  亲自上阵主持,“挤走”表演队

  村主任邓强告诉记者,赵纯良在村里当了10多年村干部,口碑好,村民也比较信任他。“他是个急性子,但这些年确实在村里做了很多事。”邓强说,村规民约的成功推行,跟赵纯良的“个人魅力”分不开。他在村里被人尊重,说话有力,做事也公道,大家就“服他”。

  村里办酒席,要请表演团队,赵纯良主动提出,表演团队可以省了,“我来给你主持。”人家还嗫嚅着不知如何回他,他“怪脾气”就上来了,硬要当主持。

  就这样,过去两年,赵纯良主持了五六十场婚礼、葬礼,他说虽然自己不是专业的,但还是上得了台面。村里以前常驻的表演队,就这样被赵纯良挤走了。

  赵纯良把葬礼搞成追悼会的形式,把婚礼也变得简单起来。一开始怕村民拒绝,他就从村干部、党员家庭开始自我推销。后来渐渐地村里形成风气,有村民主动说,“下次我们家办酒,你也要来哟。”

  赵纯良说,村规没有强制性,但能推行,还是跟基层党组织的工作分不开,村委班子团结,做事得力,这些年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信任,所以开展工作确实比以前容易。

  新

  风俗变

  酒席规模小了,菜“够吃就行”

  如今的涂场村,周边村民都很羡慕,“他们那现在搞得好。”

  赵纯良说,他2007年担任村主任时,村上的集体经济还是负债,如今村上搞了养蛙、养虾、养猪的基地。两年前村上搞公路户户通,总共花了230多万元,除了群众出资一小部分,以及村上成功人士的几十万元捐款,其他大部分的钱,都是集体经济的资金。

  涂场村是泸县第一个实现水泥路户户通的村子。村道建好后,还在主要干道安装了太阳能路灯,而道路两边的绿化树,是村民各家各户捐的6000多棵树苗栽培而来的,树苗种类很多,都是从自家地里挖来的。

  村民钟发珺告诉记者,这些年村里变化很大,她家也在村上的支持下,发展了肉兔养殖产业。对于禁止大操大办的村规,她自觉遵守。去年她家嫁女儿,男方女方一起办酒席,两方亲友,也才摆20多桌,规模小多了。“一桌以前20多个菜,现在一般就10个菜,够吃就行。”

  规矩明

  办酒席需申报,违规要上黑榜

  如果有村民不执行村规民约,村上会采用红黑榜的办法通告。赵纯良告诉记者,村民在办酒席前,要提前申报。若不申报的,名字就会出现在黑榜上,对其通告批评。还有的村民虽然申报了,但大操大办,也要对其进行通告批评。反之,则上红榜。但目前在涂场村,还没有出现违规村民。

  泸县民政局副局长曾燕认为,通过一事一议,对于村民认可的抑制大操大办的村规民约,大家都应该遵守。所以,对违反村规民约的村民,村(居)民委员会在村务公开栏上进行通报批评,并无不妥。

  负担减

  红白事办理费用减少70%以上

  据了解,2018年,泸县全县“人情客往”支出费用减少40%,红白事办理费用减少70%,涂场村的数据高于这个平均数。村民邱宗伟说,他现在一年赶礼的钱,要少支出上万元。就玄滩镇而言,全镇酒席数量明显减少,酒席规模明显缩小,该镇涂场村、玄丰村、龙凤村一年累计举办酒席99次。

  在赵纯良看来,禁止大操大办除了遏制浪费,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村风民风,如今的涂场村,村民做事更务实,关系更融洽,“这才是该有的新风。”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作者:杨灵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移风易俗;酒席;村民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2019四川省两会

奋力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2019年四川省“两会”特别报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