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古路村的选择:不修公路架索道 三分钟飞越峡谷

2017-10-11 10:50:46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分享到:

  因“天边小学”闻名的古路村,正以“古”与“险”留住乡愁发展旅游

  

  古路村索道是大渡河大峡谷首个客货两用索道。跨度约750米,距谷底约800米。工程总投资2340万元。吊箱定员为40名乘客、1名驾驶员。每小时运量为500至600人,不仅能载人,也可以运货。索道近期将投入使用。

  

  9月28日,雅安汉源县永利乡古路村,越来越多的外来客关注这里。

  

  走在骡马道上的古路村村支书骆云莲。

  

  17名古路村的孩子被送到乌斯河路地小学读书。

  

  目前,成熟的核桃只能用骡子马匹运下山。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丁伟 雷远东 谢凯 雅安汉源摄影报道

  3公里的骡马道,挂在悬崖上;省道306线路边,成昆铁路蜿蜒着向远方伸展。

  扔下一句“我回家了!”常伟转身,离开平坦沥青公路,踏上骡马道,迈着大步往山上走去。

  太阳钻出云层,此时的斑鸠嘴与二道坪峡谷间,一条新建的索道横跨在距离谷底800米的高空中,缆车的橙黄色,与常伟身上篮球服的橙黄色,交相辉映,在峡谷间显得格外抢眼。

  常伟的家,在雅安汉源县永利乡古路村。这里是雅安唯一一个不通公路的行政村,421位村民散居在平均海拔1000米的大山上,因此这里被外界称为“悬崖上的村庄”。

  飞架在峡谷之间的索道,2016年3月开建,将于近期投入运营。以后村民到对岸坐缆车,只需要3分钟。

  从爬藤梯“手脚并用”大半天,到走骡马道“汗流浃背”5小时,再到峡谷索道“轻松刺激”3分钟,因“天边小学”闻名的古路村,在发展旅游的路子上,越走越快!

  索道是古路村弃修公路换来的。这是继“天边小学去留之争”后,近5年来,古路村作出的第二次大抉择。和第一次存在争论不同,这一次,村里的老老少少,都不约而同地给出答案:对的!

  全国人大代表、古路村村支书骆云莲感叹:不修公路到村里,保留村子的“古”与“险”,给古路村留住了乡愁,也带动了旅游。

  一篇报道 让悬崖上的村庄一夜出名

  9月28日,乌斯河路地小学。与上一次相见比较,申其军又苍老了一些。“我越来越老,没啥,古路村却正年轻!”申其军说。

  1982年,18岁的申其军中学毕业,回到古路村。当时,他是全村学历最高的人。

  那时,古路村通外的路,只有藤梯,除本地人,很少有人知晓成昆铁路穿越的大渡河大峡谷悬崖上,还藏着一个村庄。

  其实,古路村村小成立时间很早,但乡上派来的老师,来一个,走一个,更换频繁,孩子们根本读不好书。“路不通,电不通,电话不通。如果不是土生土长,换了我,也得走。”申其军说。

  村小缺老师,乡上让申其军代课。没想到,一代就代了30多年。“论教学水平,完全是‘半壶水’。”申其军自嘲。不过,他能做到的,是让村里孩子一个不少地来到学校。

  古路村有6个组,村民散居在海拔500至1900米的悬崖上。村小在三组,除本组孩子,其余几个组,要走藤梯才能上学。“学习好不好是其次,安全上下学才最重要。”申其军说,特别是下雨天,孩子们放学回家,根本不敢爬藤梯。于是,申其军就一个一个背着上下。等把孩子们送完了,天也黑了。

  时间来到2005年,华西都市报记者杨涛刚刚大学毕业。读大学期间,作为雅安人,他就听说过古路小学的情况:与世隔绝、道路奇险、生活原始艰苦。“21世纪了,还会有这么困难的地方?”杨涛表示怀疑。

  那年盛夏,杨涛沿着两年前才开凿出的骡马道,攀爬5个小时,来到古路小学。杨涛走得头晕目眩,他说:“不是走,是爬。”

  骡马道位于陡壁上,沿途七拐八弯,最窄的地方只有40厘米宽。往下看,峡谷风刮得哗哗响,不远处是咆哮的大渡河。杨涛于是对古路小学有了第一印象:远在天边!

  又过了三年。“对,就是2008年,我们小学出名了。”申其军说,出名源于华西都市报推出的《悬崖凿出上学路,天边的小学坚守26年》报道,一下让藏在大山上的古路小学世人皆知。当年,申其军入围十大感动中国候选人物。

  首次抉择 “天边小学”孩子下山读书

  一夜出名,让古路村有了第一次选择。

  华西都市报记者余行在《古路村天边小学出名后的去留之争》(刊发于2010年6月18日《华西都市报》)一文中,这样记录:“随后两年里,成批记者、志愿者、游客纷至沓来。民间的、官方的捐赠也涌入了这个贫瘠乡村。聚焦在公众视野下的古路村小学,开始在从未有过的善款监管问题、教学理念碰撞、传统与世俗冲突中剧烈震荡起来。”

  其中,最大争论是古路小学存留问题。矛盾焦点人物正是申其军。

  送32名学生下山读书,申其军担心,山下生活变化太大,孩子们会不会出现心理落差?没有家长看管,七八岁就离家,学坏了又怎么办?每户村民年收入少得可怜,孩子们的生活费怎么办?回家赶车一趟要15元,车费又哪里筹?

  担忧之后,为了孩子,申其军最终还是妥协了。

  2011年11月18日,上完最后一堂课,所有孩子全部转到乌斯河路地小学。

  “我也跟着孩子们下山,我不上课,主要负责孩子们的生活。”申其军说,当时跟着他下山的7个娃娃,5个上初中,两个外出打工去了。如今,古路村的17个学龄儿童,也由他带着,在路地小学上学。“路地小学的教学水平、生活条件,的确要比山上好很多。”申其军说。

  索道通车在即,申其军很高兴。他说,有了索道,除了六组,另外五个组的孩子,就不再走骡马道了,出村更快了……

  再次选择 是修公路还是架索道?

  赶着马,走在骡马道上,今年23岁的申华刚时不时抬一抬头,挂在峡谷间的索道,尽收眼帘。

  索道能给村里带来“钱景”吗?申华刚说,其实,他和村里其他年轻人的心里很有底:“它是客货两用索道,可以观光,可以载货。通了,游客会更多。游客多了,收入会更多。”

  最近两年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古路村村支书骆云莲总会做同一件事:通过微信朋友圈,晒晒古路村:“索道通了,去‘悬崖上的村庄’更方便。”

  古路村是雅安市唯一不通公路的行政村,为何不修公路而修索道?

  面对疑问,骆云莲没有马上作答。她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一口,然后才打开话匣子。

  骆云莲说,从山下上山,以前没有路,都是手脚并用爬藤梯。现在,步行走骡马道,3公里多,要走3个小时。到最远的五组,更要走5个小时。多年前,村里通了电,村民买了一台冰箱,请全村壮小伙下山,肩挑背扛一整天才弄回来。村里要养牛,得从牛崽子时就背上山。还有些老人,大半辈子都没下过山。

  “给古路村修一条公路,是我们祖辈几代人的梦想。但古路村人没有做这样的选择。”骆云莲说,与公路相比,索道运力的确要弱很多。可是,公路建了,路好走了,古路村的路又该如何走?毕竟,古路村的最大特色就是“古”和“险”,“修了公路,我们担心这两个最有特色的东西没有了。”

  通过近五年的观察,骆云莲发现,驴友和游客选择来古路村,钟情的就是体验“骡马道”的古与险。游客来了,在村民家吃生态食品、住传统彝寨、购高山特产,有村民一年增收达4万元,“不能因为修路,让他们失收返贫。”骆云莲坚持自己的想法。

  最好答案 腰包鼓了无人再提修路

  站在斑鸠嘴,望着荡在空中的橙黄色缆车厢体,骆云莲告诉记者,缆车正在办理交接手续,近期将投运。

  古路村索道,是大渡河大峡谷首个客货两用索道,起于永利乡马坪村二道坪,止于古路村斑鸠嘴,属于双线往复式架空索道。索道跨度约750米,距谷底约800米;工程总投资2340万元;吊箱定员为40名乘客、1名驾驶员;每小时运量为500至600人,不仅能载人,也可以运货,摩托车可以骑进去。通运后,从省道306线到古路村,行程将缩短至一个小时。

  离开位于斑鸠嘴的索道站,骆云莲沿着一条宽3.5米的土坯公路,朝位于三组的村委会走去。“这条路是下一步计划的第一项工程:斑鸠嘴至村委会的通组公路。”骆云莲说,目前,全线1.8公里的路基已铺好,堡坎工程已结束。国庆之后,路面沥青铺设和护栏设施安装工程将同时展开。这条路修好后,村里还将引进旅游观光车,游客可以坐着观光车去村委会。同时,村民家的摩托车和农用三轮车,也能敞开跑。村里还将进行民居风貌改造,以文化氛围营造为重点,在现有观景台、火把广场的基础上,增添彝族传统文化元素。

  骆云莲说,古路村实施发展旅游的“一揽子”计划,其实是因地制宜,通过“旅游精准扶贫”的一次大胆尝试。

  没有选择修公路,骆云莲和部分村民有过“争吵”。不过,随着骡马道上游客一天比一天多,这些村民都不再提修公路了。“还提个啥,大家已经尝到了甜头。”古路村第一书记袁江涛说,以一个游客为例,在古路村住宿一晚、吃两顿饭,按费用80元计算,这个游客给村民带来的纯利润应该有四五十元,“修了路,游客车来车走,这四五十元就没有了。”

  “古路村舍弃公路选择修索道正确吗?我想,村民腰包越来越鼓了的现实结果,已经给出了最正确答案。”望着远处,骆云莲若有所思地说。

  古路村·特写

  古路村年轻人

  难忘骡马道 难忘乡愁

  从306省道出发,沿着骡马道回家的常伟,看到了峡谷上空的索道,不禁想起过去爬“天梯”的艰险。常伟原本姓兰。父亲兰绍林是六组组长。

  去年高中毕业,常伟考取了四川理工学院。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他对未来信心满满。常伟在“天边小学”只读了一年,“但我和她,有一种不可分割的情。”

  常伟对古路小学的眷恋,其实是那段“艰险天梯”留下的记忆。

  常伟说,有一天去上学,天还没亮,黑沉沉的,他和同学打着火把,来到通往学校的最艰险的一段路。这是一个挂在峭壁上的铁梯子,垂直90度。他们正打算攀登时,突然山洪爆发,泥石流也来了,他们只好蹲在山坡上,等啊等,等到傍晚,大雨一直下,泥石流也一直滚。“我们那个时候,就像一只只困在悬崖上的羊子,上不去下不来。”最后,他们干脆找了一个崖洞,在里面住了一晚。后来,常伟去了乐山犍为读书。可能是在古路村长大,和很多同学相比,他的体力和耐力要强得多。“走在骡马道上,为了让马跑得更快一点,我就在前面跑。马见了我跑,它就跟着跑。”因为跑得快,耐力好,高中时,作为体育特长生,常伟被犍为外国语实验学校招录。

  为了锻炼体力,每次假期回家,常伟都会跟着马儿,在骡马道上奔跑,每天十个来回。久而久之,他跑得比马还快。有一次,奶奶生病了,县城医生把药送到一线天。常伟下山去取,一个来回,只用了20分钟。“有同学跟我开玩笑,说我跑得那么快,是不是吃得多?我说不是,是我家在古路村,我必须得跑。”常伟说。像常伟这样,在骡马道上奔跑的古路村年轻人,还有很多。有赶马驮砖上山的,每天10个来回;有走骡马道去附近打工的,每天一个来回;还有出远门闯荡的,一年一个来回。古路村出名后,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体验”。于是,小卖部、客栈和农家乐,如雨后春笋般,在骡马道两边开了起来。尽管平时冷清一些,但节假日到来之前,村里年轻人便通过微信营销古路村。“还别说,提前预定的很多,火爆惨了。”10月10日,国庆长假过去的第二天,申华刚通过微信发来长假8天的收入账单,每家平均都有好几千哦!因天边小学,古路村出名了,并越来越被人熟知。特别是近五年来,通过因地制宜,乡村旅游越来越红火,古路村先后出现五大变化,已是四川省加快推进偏远乡村发展的典型案例。

  古路村·聚焦

  因地制宜 古路村走上乡村旅游路

  道路之变

  索道3分钟飞越峡谷

  古路村原来没有路。2002年,由政府出资、村民出力,在绝壁上开凿出了一条不到1米宽的“骡马道”。2009年到2014年,当地又分段对骡马道进行了硬化。2015年,当地再次投入资金,为骡马道临崖一侧加装了护栏。

  2016年3月,飞架二道坪与斑鸠嘴之间的古路村索道开建,预计近期正式运行。骡马道要爬3个小时的路程,届时乘索道3分钟便能飞越。

  饮水之变

  安全管网全覆盖

  一直以来,古路村没有水塘,村民吃水基本靠天。2012年至2015年,当地分两次投入资金,对古路村的生活用水、灌溉用水管网进行改造提升。如今,防冻的管网不仅接到每家每户,还接到了田间地头,一年四季都不愁用水了。甘甜的山泉水,还广受外地游客喜爱,说煮饭泡茶都很香。

  用电之变

  旅游接待不断电

  2016年,当地将古路村6组用户及旅游开发项目用电纳入2017年中心村农网改造项目,改造10千伏线路6.58公里,更换变压器1台200千伏安,改造低压线路5.96公里,有效解决了癞子坪22户用户和7个农家乐的旅游接待用电问题。

  通信之变

  取消长途漫游费

  古路村位于雅安市汉源县、乐山市金口河区、凉山州甘洛县接壤处,村民们的手机常被邻市手机信号覆盖,稍微不注意便是长途加漫游。2017年9月1日,三大运营商全面取消手机用户国内电话长途通话费和漫游通话费。同时,在2016年底,两家运营商对附近通信基站进行了升级,手机信号大大稳定和增强,其中一家做到了4G信号满格。

  产业之变

  乡村旅游前景好

  以前,古路村村民主要种植玉米和土豆,用来填饱肚子。2012年以来,当地大力发展核桃、花椒等经济作物。目前,已建成核桃基地约4000亩、花椒基地约1200亩。从已投产核桃来看,产品根本不愁卖,外来游客就买光了。这几年,前往古路村观光旅游的游客逐渐增多,村里常年从事游客接待的村民就有10来户,年收入达10多万元。

责任编辑:严珊
关键词阅读:索道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迎接党的十九大 砥砺奋进的五年

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主线,生动展现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