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精准扶贫 > 正文

决战深度贫困,有我们!——凉山州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样本调查

2019-06-20 11:35:09
    来源: 四川日报
    分享到:

  挑战

  ●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年龄从“60后”到“95后”,怎样把他们迅速整合起来,适应环境开展工作

  ●美姑县面临的脱贫攻坚任务异常艰巨,例如,今年全县就需要完成8896户45296人的易地扶贫搬迁建设任务

  迎战

  ●整合力量,挺在最前面的是组织和纪律,在人员分配上则实行新老搭配

  ●结合脱贫攻坚的紧迫需求,抽调在各领域有专长的队员,创新组建了重点项目、产业发展、禁毒防艾、控辍保学等多个攻坚组,被称为综合帮扶工作队里的“特战队”

  善战

  ●在2018年年度考核中,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有600人评优,52人获得省级表彰,20名帮扶干部得到提拔重用

  6月17日下午4点过,在美姑县九口乡九口村,村民曲比牛牛正在打理新采摘下来的金银花。去年10月,曲比牛牛贷款1万元,入股了村里新成立的合作社,还流转出5亩土地,专门种植中药材金银花。“还没细算,可能挨边两万吧。”说到预计年收入,曲比牛牛笑得合不拢嘴。

  在曲比牛牛身边忙碌的小伙子叫刘雄,这个金银花项目就是他引到村里的。刘雄是九口村驻村综合帮扶工作队的一名队员,他来自成都市公安局网安支队。

  2018年6月20日,由全省各级各领域5700多名干部组成的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正式组建,分赴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开展为期三年的脱贫攻坚和综合帮扶工作,凉山州深度贫困总攻战吹响号角。转眼一年过去,综合帮扶工作队近况如何?他们怎样迅速适应环境开展工作?6月16日至18日,记者深入一线,探访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这是11支综合帮扶工作队中人员最多的一支。□唐洪平 本报记者付真卿/文 何海洋/图

  集结令

  在确保稳定的基础上补充新鲜血液,在最短时间内将各级各类帮扶力量由“单打独斗”转变为“抱团攻坚”

  广元市利州区委副书记刘文武难忘2018年6月15日,那一天他接到前往美姑的通知,并被委以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长的重任。5天后,在西昌举行的动员大会上,刘文武接过庄严的战旗。

  刘文武来不及感怀,因为他面临一个严峻挑战——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人员达到1407人,这支队伍,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年龄从“60后”到“95后”,有的在美姑已坚守多年,有的从未来过这里。怎样把他们迅速整合起来,适应环境开展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例如,一个单位派出的帮扶人员,因为来美姑的时间、形式不一,待遇、考核等标准都不一样。还有的单位,帮扶时既派了人还带了项目和资金,现在要纳入统一管理,难免会有摩擦。”刘文武说。

  整合势在必行,挺在最前面的是组织和纪律。在美姑县委的统一领导下,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1407名队员被编入1个县直部门工作队、36个乡镇工作队和272个贫困村工作队。同时,县级层面成立工作队临时党委,下设37个临时党支部和130余个党小组。关于重大事项汇报、考核考评、督查督导等一系列制度也迅速出台,统一管理标准。

  在人员分配上,则实行新老搭配。36个乡镇工作队队长中,只有7名由新到岗的帮扶干部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则基本保持不变。“在确保稳定的基础上补充新鲜血液,在最短时间内将各级各类帮扶力量由‘单打独斗’转变为‘抱团攻坚’。”刘文武说。

  除了力量整合,新来的队员还面临适应新环境问题。来自乐山犍为的刘丹是瓦古乡工作队队长。“开始时最大的问题就是生活习惯。”刘丹告诉记者,例如洗澡的问题,“有时候几个队员借着去县城开会的机会,找宾馆开个钟点房轮流洗澡。”

  “从城市到农村,从发展较好的地区到贫困地区,心理落差是难免的。”刘文武告诉记者,最初的一两个月内,县乡两级领导、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正副队长的一个重点工作,就是到一线对新到岗的队员进行全覆盖谈心谈话。同时,美姑县委县政府也投入财力物力,逐步解决队员们的食宿生活保障问题。

  环境适应得如何?刘文武跟记者讲了个小故事,“我们工作队建了个微信群,最初时每天几百条聊天记录,各种抱怨诉苦,大约一个月后,没有了抱怨,大家开始晒工作、晒推进、晒成效了。”

  特战队

  在做好驻村工作的同时,也抽调有专长的队员组建综合帮扶工作队里的“特战队”

  6月16日晚9点过,在美姑县农业农村局办公室里,周爱民和同事们研究着全县17个养牛基地的选址设计问题。而在县城另一边,县重点项目推进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灯也亮着,伍绍杰正在加班整理易地扶贫搬迁的相关数据。

  周爱民和伍绍杰都是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的队员。周爱民在尔合乡嘎祖列口村驻村,伍绍杰在树窝乡大湾村驻村。但他们在工作队里还有另外的身份,分别是产业发展攻坚组和重点项目攻坚组的成员。“我们叫‘两线作战’。”伍绍杰说。

  据记者了解,美姑县面临的脱贫攻坚任务异常艰巨,例如,今年全县就需要完成8896户45296人的易地扶贫搬迁建设任务。重点扶贫项目亟待快速推进,产业发展短板明显,但最缺的还是人才。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里,恰好就有来自各地各领域的人才,但分散到各个村里,显然无法发挥出他们最大的能量。

  去年10月,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结合脱贫攻坚的紧迫需求,在征求个人意愿的基础上,抽调在各领域有专长的队员,创新组建了重点项目、产业发展、禁毒防艾、控辍保学等多个攻坚组。“被称为综合帮扶工作队里的‘特战队’。”刘文武告诉记者。

  伍绍杰是2018年10月25日被抽调到重点项目攻坚组的。这个小组主要负责易地扶贫搬迁、教育均衡发展、安心工程和便民服务中心等全县重点扶贫项目的推进工作。伍绍杰在完成日常驻村工作的同时,县重点项目推进领导小组办公室就是他的第二阵地。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选址、测绘、方案设计,以及地勘、地灾评估和施工图设计等,对出身乐山住建系统的伍绍杰来说是轻车熟路。

  今年2月,周爱民被抽调至产业发展攻坚组。来自绵阳市农业科学研究院的他和同事们立即对全县的畜禽养殖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在巩固发展当地原有的美姑山羊和岩鹰鸡养殖的基础上,周爱民和同事们提出了引进西门塔尔肉牛养殖,并最终被确定为全县重点发展产业。周爱民专门编印了2本涉及肉牛饲养和牧草栽培的技术手册。

  除了在县级层面组建攻坚小组,在乡镇一级,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也根据各地需求,统筹队员力量组建了各类功能性小组。例如,典补乡就组建了农业产业、教育文明、禁毒法治、防艾卫计4个功能性小组。

  进击场

  通过半年实践考察,对部分人员岗位进行了合理调整,为能干事想干事的队员提供平台

  6月17日清晨,高山上的洒库乡处火千村集中安置点被一片雨雾笼罩。驻村第一书记邓吉一大早就带着施工队员,忙着修整改造村里的水渠。“过两个月再来,等各家院子的花草长起来就漂亮了。”邓吉说。

  其实,处火千村已经够漂亮了。洒库乡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推进迅速,特别是乐山对口援建的处火千村,一排排白色小屋错落有致,外墙上绘着精美的彝族图画,村民家中家具家电一应俱全,桌面地面干净整洁。

  仅仅3个月前,这里的漂亮还只停留在建筑本身。“环境卫生等问题始终没有改观,特别是处火千村,脏乱差情况突出,和漂亮的新居对比强烈。”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副队长余浩民告诉记者,今年3月,县上果断进行了调整,将在觉洛乡任乡工作队队长时移风易俗工作表现突出的牟长申调整到洒库乡任队长,同时将瓦古乡四普村第一书记邓吉调到处火千村任第一书记,重点抓环境卫生工作。

  “调整效果立竿见影。”余浩民告诉记者,目前处火千村的环境卫生问题已大为改观,村里的工作重心也转移到进一步提升产业发展上。

  今年初,按照省州两级组织部门的统一安排,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进行了一系列人员调整。“从我们的具体工作来说,调整也是非常必要的。”刘文武告诉记者,通过半年的实践考察,对部分人员岗位进行了合理调整,为能干事想干事的队员提供平台。“工作队结构更加合理,许多队员的工作热情被进一步激发。”刘文武说。

  瓦古乡瓦以村第一书记杨卓玛就是一个例子。这个“95后”的藏族姑娘老家在甘孜州九龙县,大学毕业后到泸州一所村小当老师。去年6月,杨卓玛主动报名参加了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成为瓦古乡23名工作队员中唯一的女性。今年初,杨卓玛主动要求到瓦古乡最偏远的瓦以村驻村。“出于安全等方面的考虑,我们开始是不同意的,但这个小姑娘坚定得很。”刘文武说。

  杨卓玛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到瓦以村很快就打开了工作局面,甚至在短短几个月内学会了彝语。

  “越是艰苦的地方,就越能锻炼和培育人才。”美姑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年以来,美姑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们为美姑县的脱贫攻坚工作付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了显著成效。他们的付出也得到了组织的认可。在2018年年度考核中,有600人评优,52人获得省级表彰,20名帮扶干部得到提拔重用。

  记者手记

  历史会记住他们

  作为记者,在美姑的3天,我力图从一个客观理性的角度去观察这支帮扶队伍,去寻找其中的规律与逻辑。所以,我不得不割舍掉许多在采访中听到的动人故事。这些故事在交谈中自然地流露出来,是帮扶队员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例如53岁的任成军,今年1月22日晚上10点过,他在食用菌大棚里接到女儿的电话,那边已泣不成声,“妈妈叫不答应了”。妻子突发脑溢血,当晚就动了开颅手术。任成军请假连夜赶了回去,这是作为丈夫的责任。但当工作队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征求意见将他调整离队时,任成军拒绝了,因为他放不下正在建设的食用菌示范基地,“我是牵头人,我走了怎么办?”

  任成军的故事,只是我在美姑听到的众多故事之一。有的帮扶队员离家远征时正新婚燕尔,有的孩子刚出生……

  全省有5700多名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分散在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我们很难关注到每一个人,但我相信,历史会记住他们。

  点 读

  让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发挥更大作用

  我省这样做

  统 筹 推 进

  ●建立省综合帮扶工作队管理办公室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分析研判综合帮扶工作,研究解决存在问题

  ●建立省委组织部部领导联系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制度,11名部领导一对一联系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

  ●建立行业系统省直主管部门赴凉山州实地调研指导制度,每半年赴凉山州开展一次调研指导,形成调研报告

  ●建立健全信息平台运行维护制度和信息管理员队伍

  责 任 落 实

  ●把综合帮扶工作队管理服务工作纳入“五个一”帮扶工作考核和党委(党组)书记抓党建述职评议考核内容,每年底统筹开展考核

  ●制定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管理《责任清单》《问题清单》《任务清单》

  ●建立队员岗位调整制度,调整撤换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

  ●分层分级建立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管理台账

  ●把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全部纳入扶贫干部学习培训规划

  待 遇 保 障

  ●把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纳入省管异地交流干部和挂职干部范围,明确所需经费的保障渠道及省财政给予补助的具体办法,并及时下拨相关经费

  ●及时足额发放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各项待遇补助,将所需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予以保障

  ●及时足额保障综合帮扶工作队工作经费

  ●动态发现、储备一批作风实、业绩好、评价高的帮扶干部,从2019年开始,每年集中开展一次择优选拔使用工作

  ●按照相关规定,对符合条件的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同意其参加公务员考试,办理职级晋升等

  本报记者 林凌 整理本报制图 朱濉

作者:付真卿 何海洋 林凌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帮扶;脱贫;美姑县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