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精准扶贫 > 正文

宜宾扶贫第一书记病倒在“最后一公里” 他却恳求推迟住院

2019-03-06 10:01:21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这是一个怎样的乡村

  人口902人

  贫困户38户128人

  3.5米宽公路穿过悬崖进村

  传统种植的经济作物:玉米、红苕

  扶贫第一书记

  病倒在“最后一公里”

  这是一份怎样的答卷

  建容积10000立方米水库

  硬化村社水泥公路10.17公里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超7400元

  全村顺利整体退贫摘帽

  眼看距驻村扶贫结束还有20天,年过六旬的张晓清却病倒了,他给医生说,能不能等他任期结束了再住院?医生急了:癌症晚期,“都骨头、肝脏转移了,为啥要推迟?”

  张晓清是宜宾市商务局干部,即将退休的他主动要求,下派到了斯栗村,任第一书记。扶贫一年半,张晓清写下了15万字扶贫日记。对于推迟入院,他给医生的理由很简单:他的扶贫第一书记任期到期还剩20天,“那是我的最后一公里”……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不负平生

  退休前想留点“回忆”

  “2017年9月4日(周一),‘贫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自己虽然未‘达’,也未装有‘天下’,但人生在世,不能光顾自己,总得体现出应有的社会价值,给暮年留点回忆,给人们留点念想。斯栗村这个平台,16个月多点的时间(派驻服务期限是2017年8月22日至2018年12月31日),但愿成就我的想法。”——张晓清驻村日记

  张晓清,1957年出生于宜宾,18岁下乡当知青,后返城上技校,先后在宜宾造纸厂、宜宾市外经贸局及宜宾市商务局工作。

  斯栗村,位于筠连县腾达镇,地处筠连、珙县、高县3县交界处顶古山上,山高路远,一条3.5米宽的水泥公路穿过悬崖进村。全村5个村民小组902人,其中贫困户38户128人,传统种植的经济作物是玉米、红苕。全村劳动力580余人,有220余人全年外出务工,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山村。

  将张晓清与斯栗村连接在一起的,是一个谋划许久的“退休计划”。

  2015年,听说宜宾市商务局要派驻村第一书记,他就主动提出过申请。但因当时已有人选,张晓清只好放弃。2017年7月,他本可以正县级调研员的身份退休,但就在即将退休时,斯栗村第一书记谢岷的任期即将届满,张晓清又主动向领导提出去接替谢岷的工作,得到支持。尚未上任,张晓清就开车悄悄“摸”进斯栗村了解情况。他请求让小他三岁的同事谢岷“带”他两个月。

  这一“带”,才知道斯栗村的真实情况很“具体”:没有可以让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型产业,部分村社道路尚未硬化;山高缺水,村民想要建设的小型水库一直只是愿望;由于条件差,村子引不进来项目……但这并没有吓退他。情况“摸”清后,张晓清踌躇满志准备做出一番事业。

  不惧艰难

  “2018年7月3日(周二),××公司现是资源用尽,资金链断得彻彻底底。儿菜种植是自己牵线引荐的,在公司无力的情况下,善后款必须得自己设法贷款帮其解决。” ——张晓清驻村日记

  谋/ 找来合作公司,计划建设蔬菜基地

  作为贫困村第一书记的职责,是让贫困户脱贫致富,张晓清准备在斯栗村“大干”一场,确保该村在2018年度“退出”贫困村序列,让全村38户贫困户在国家扶贫政策帮扶下,实现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

  在商务系统待了21年,张晓清决定在斯栗村发展特色农产业,壮大集体经济,给高山高寒的斯栗村挖一口“经济源泉”,使之细水长流,永济一方。

  2017年8月1日,还未正式任命,张晓清就迫不及待地陪着农产品销售公司老板周星(化名)到斯栗村实地考察。回宜宾后,他又马不停蹄地与该公司商定了可实现企业、斯栗村集体、种植农户“三赢”的合作模式框架。

  8月23日夜,张晓清上任。然而,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容易。几天后,他记录下了一场特别的“考察座谈会”:“座谈时,专家们意见:若等待村上农户把红苕挖起来腾出土地,则豌豆尖和南充菜的种植已分别错过了播种季节和育苗季节,赶不上春节期间上市的最佳时机,直接影响经济效益,建议今年只搞试验性样板种植。听后,像被泼了一瓢冷水。今年不干等明年?实在说,(村民)等不起!”

  张晓清决心继续干。此时仍是夏季,为了不让农地空置,在对土壤、气候、水源等进行检测评估后,周星的公司决定在斯栗村和相邻的新合村发展500亩绿色无公害蔬菜订单生产基地,地租每亩按220元至300元/年现金给付。第一年种儿菜,公司按0.3元/斤现金收购,价款作为农民种儿菜的劳动报酬。

  难/ 合作公司“资金链断裂”,他垫付农民菜款

  “2017年8月29日(周二),土地租金260元/年,秧苗、农药、化肥等无偿提供,产出(儿菜)以0.3元/斤保护价在村上定点收购包销,亩产量按6000斤计,农户每亩纯利1800元。项目短平快,农民无任何资金投入,无任何风险,过年前即有一笔可观的过年钱揣包。”张晓清知道,农时有限,错过几个月,农民就少一季收成。与周星等商议后,他决定马上启动蔬菜基地项目。

  然而,一切并没有如想象般进行下去。

  张晓清告诉记者,2018年3月收儿菜时,因周星公司决策失误,延缓了开收日期,错过了最佳上市季节。儿菜市价由1.5元/斤下跌至0.5元/斤,以致于在首期2.65万元收购资金将用尽的情况下,收一车就亏损一车。为减少损失,张晓清提出停止收购止损,由周星公司负责出资处理善后。

  为维护村民利益,张晓清通过做工作,与村民议定,将儿菜价格降低至0.2元/斤,由公司直接补贴村民现金,村民不再收儿菜,节省下来的劳力折抵降下来的菜价。此后,张晓清反复联系周星,支付农民菜款而不得。等来等去,等来了“公司遇困难,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张晓清心里很着急。“亏也不能亏群众。”为了解决群众的燃眉之急,他瞒着妻子许胜芳,拿出多年积蓄的私房钱、驻村补贴、季度绩效、透支了信用卡,又找朋友借了一万元,千方百计凑了6.5万元,垫付了部分蔬菜收购款,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村民利益。

  思/ “有矛盾,要靠智慧化解”

  同时,他也在进行总结与思考。在驻村日志中,他曾这样写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有矛盾,必须直面,必须化解,但要靠智慧。”他的工作也得到了村民的理解与赞许。

  初到斯栗村时,很多村民不相信张晓清这个城里的干部,会到穷乡僻壤的山上吃苦头。

  “他来的时候没地方住,后来镇上协调,才安排住到我们学校的教师周转房。” 斯栗村小学校长李旭东告诉记者。

  在驻村一年半时间里,正常情况下,每周张晓清有五天四夜在斯栗村度过。遇到特殊情况,连续两三周都不能回家。

  白天忙完工作,张晓清常常在晚上组织驻村干部们开会,有时开到深夜12点。同事们写的材料、做的报表,哪怕再晚,他也要亲自修改、审定。“如果我们忙到12点,张书记一定会忙到凌晨一两点。” 驻村干部黄成彪回忆,张晓清无论对村民、贫困户还是同事,都很亲和客气,不端一点架子。

  无悔奉献

  “扶贫是一项十分有意义的崇高工作,我亲历参与了其中部分,无怨无悔。世事无常,生命脆弱。不幸既然让我摊上了,我定当随遇而安,坦然面对。”——张晓清驻村日记

  癌魔无情 他却恳求推迟住院

  张晓清的腰部曾受过伤,一遇天气变化,偶尔还要痛。儿菜种植基地遇到波折后,张晓清有点急火攻心,感觉腰部疼痛有所加重,但他没有重视,以为是旧伤复痛。爱人许胜芳提醒他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过操劳熬夜加班。但他觉得自己身体完全没问题。

  2018年10月中旬,国庆大假后不久,张晓清开车到成都参加了一个扶贫工作会。根据安排,他可以在成都多住一宿,晚一天回来。但他实在放心不下,会议结束,连夜回到村里。

  到村委,已是深夜11点,张晓清感觉腰部、肩部痛感加剧,躺下几乎无法翻身。妻子许胜芳让他赶紧回宜宾检查,但他仍以为是旧伤复发,坚持服药止痛。第二天一早,黄成彪、李岚等驻村干部都到腾达镇开会,久久不见张晓清。这时李岚接到张晓清的短信:“我腰伤实在痛得不行了,只有辛苦你们了。”

  李岚曾多次建议张晓清去医院彻底检查,但都被张晓清以“工作忙”为由拒绝。2018年11月30日,张晓清痛得脸都变了形,在同事和妻子的“强烈要求”下,张晓清才忍着疼痛开车回到宜宾。“到宜宾三医院做了CT,第二天拿报告一看,傻了:‘疑似肿瘤?’”不敢相信检查结果的张晓清到宜宾二医院肿瘤医院复查,结果已是“高度恶性神经内分泌肿瘤”,癌细胞已转移到了骨头和肝脏(晚期)……他给医生说,能不能等他任期结束了再住院。

  扶贫有成 全村顺利退贫摘帽

  “2018年10月1日,国庆节。组织召开了贫困户退出贫困序列民主评议会,38户贫困户中,计划2018年退出的20户(村上最后一批贫困户),全票同意退出;以前年度退出的18户,无返贫现象……2017年8月受派驻村至今,1年多来,自己恪尽职守,致力脱贫攻坚伟业,未辱党组织交付的使命。”张晓清在驻村日志中这样写道。

  在斯栗村的一年半,张晓清每天都会写驻村日志,短则几个字,长则近千言,一共写下近15万字的扶贫日志、笔记、工作简报、专题汇报等材料。

  当不堪病痛折磨的他移交工作时,给宜宾市商务局写了一纸扶贫第一书记的工作总结:一是全村顺利整体退贫摘帽。经市上组织互检,斯栗村已顺利全村整体退出贫困序列;二是村上基础设施建设顺利推进。海螺湾山坪塘项目、10.17公里村道干道硬化、太阳能路灯……三是推进落实“局县合作”专项产业发展资金。争取到位县财政专门倾斜支持斯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专项资金20万元,布局组织种下了300多亩茶园。

  有口皆碑

  当地村民:这个人“对头”

  “张书记这个人‘对头’(方言,即为人很好)。村上种儿菜,他还吃了亏呦。”72岁的斯栗村村民曹向林这样告诉记者。斯栗村三组贫困户黄绍芬家在张晓清任上,完成了危房改造搬入新居。谈起“张书记”,黄绍芬反复说道:“这个人对,客客气气的,尊敬人!”

  斯栗村小学校长李旭东还记得,去年12月19日,张晓清在爱人陪同下返回村委交接工作,腾达镇主要党政领导和不少群众前来为他送行。就在汽车快要驶出村委院坝时,70岁的贫困户李明云将车拦下,李明云握着张晓清的手流泪说:“张书记,听说你病了。听说你要走了,我来送送你,差点没赶上啊。你一定要好起来,你一定要再回来,你是一个好人呐!”

  领导干部:

  驻村扶贫不辱使命

  宜宾市商务局副局长张利蓉说:“张晓清一年多来,驻村扶贫不辱使命,团结带领驻村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圆满完成了贫困户‘一超六有’脱贫任务和贫困村‘一低五有’的整体退贫任务。”

  前任书记:

  村子变化特别大

  “我一年多后重返斯栗村任第一书记,感受最深的是村子变化特别大,很多房子、道路都变样了。”重新从张晓清手里接棒的谢岷告诉记者。

作者:罗敏     责任编辑:严珊
关键词阅读:第一书记;扶贫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

全会坚定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