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四川
熊猫四川

首页 > 四川频道 > 精准扶贫 > 正文

泪崩!重症夫妻看淡生死 双双赴最贫困村子扶贫

2018-01-09 10:19:29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1月8日,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天堂坝村,巫显通和妻子李维蓉(右一、二)到贫困户家中走访

  天堂坝村

  村子名字很美,这里漫山遍野的竹子绿意缭绕、空气清新。

  但是,天堂坝村也是面积大、人口少、位置偏僻的山区贫困村,全村435户,就有142户贫困户,其中130多户都居住在危房中。

  李维蓉、巫显通夫妻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扶贫夫妻

  妻子 李维蓉

  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民政办工作人员

  “大家都这样工作,只是我俩生病了。我已看淡生死,活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

  丈夫 巫显通

  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天堂坝村村支部书记

  “别人有本事,给老家修路修桥;我没得钱,只能做点自己能做的事。”

  一年一次的复查中,李维蓉的肺部又出现了毛玻璃结节,肾脏的癌细胞可能转移了!

  50岁的李维蓉是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民政办的工作人员。4年前确诊肾癌。2016年,丈夫巫显通也辞去教师工作,到同一个镇上最贫困的天堂坝村任村支书。不幸的是,一年后,丈夫也因为脑梗命悬一线。就在这一年,李维蓉主动申请到天堂坝村对口联系扶贫。

  过去一年,这对从死亡线边缘走过的夫妻,双双奔走在扶贫一线,全然不顾癌细胞或已转移、再次脑梗的风险也会不期而至。

  “大家都是这样工作的,只是我俩生病了。”说起自己的故事,李维蓉很淡然。

  患病!

  妻子:确诊肾癌,右肾全切

  丈夫:突发脑梗,笔都握不住

  2013年9月,忙着录入残疾人量服数据的李维蓉一连多天都觉得背痛、腰痛,以为是自己加班坐太多,熟悉的诊所医生严肃地建议她去大医院看看。到泸州的医院一检查,发现右肾上有一个3.4×3.5厘米的肿瘤,肾癌!必须尽快手术。

  但那时候,正是资料需要录入的关键时候,晚了,当年的帮扶资金就到不了位,这项工作又一直都是自己在做,别人操作不熟悉、进度会更慢。

  李维蓉强忍着疼痛,加班加点地把资料录完,这才住进医院,半个多月,肿瘤就长到了4.5×5.5厘米,李维蓉接受了右肾全切手术。术后没有多久,李维蓉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同事们喊她“铁人”。

  同样在尧坝镇,还有一个公认的“铁人”,就是尧坝镇天堂坝村的村支部书记巫显通。而他,正是李维蓉的丈夫。2016年3月,巫显通辞去月薪近4000元的职高教师工作。当了30年老师的他回到了土生土长的天堂坝村当“管家”。一年时间,摩托车跑了1万多公里,巫显通笑称:“我们天堂坝村的山路碾烂了,怕是有我一份责任。”

  去年10月13日上午,巫显通和县、镇领导去了纳溪区,协商天堂坝村到纳溪大旺最后735米的断头路硬化,“打通了,尧坝古镇跟纳溪的竹海、温泉就连在一起了。”下午,回镇里开扶贫工作推进会的巫显通对在发资料的妻子李维蓉说,自己的右手握不住笔了,李维蓉让他去医院看看。当天是周五,巫显通想了想,周一督察组要来检查扶贫工作,点名要看天堂坝村,拖到检查完了再去吧。

  第二天,在政府会议室完善资料的巫显通右手已经抬不起来,只能让李维蓉和文书写材料,必须签字的地方,用左手抱住右手,推着手画上名字。晚饭前,巫显通接到电话,一户村民的孩子出了意外,需要他去泸州城区慰问。勉强用勺子把饭菜送到嘴里,还是落了一桌子,巫显通匆匆吃过饭就往城里赶。“当时,大家说看到我两个眼睛都不一样大了,我没感觉的,又不痛。”

  李维蓉不放心,请一同前往的领导第二天送巫显通去医院。第二天,以为挂号拿完药就回家的巫显通确诊脑梗。脑梗!神经内科的医生气急败坏地骂了一通,“右手都瘫痪了,你到底要命还是要工作?”随后,巫显通被救护车从门诊部送到了医院住院部。“我晓得脑梗凶得很,有个亲戚就是脑出血走的。”巫显通说,直到别人都说自己眼睛一大一小、说话是绊的(说不清)、右脚也是拖起的,自己才觉察出不对。

  住进医院的巫显通也不“老实”,照顾自己的儿子一转身,就给村里打电话,“路硬化得怎样了?危房改造的材料运进去没?”只在医院住了11天,巫显通就闹着出了院,赶上了全县的脱贫攻坚推进会。

  扶贫!

  丈夫:辞职回最穷的村当支书

  妻子:主动申请陪丈夫扶贫

  天堂坝村,有着一个漂亮的名字,漫山遍野的竹子绿意缭绕、空气清新。但在巫显通的工作笔记里,天堂坝村的标签,是面积最大、人最少、路最远的山区贫困村,全村435户,就有142户贫困户,其中130多户都居住在需要改造或重修的危房中。

  村里山高路远,巫显通说,李维蓉帮扶的贫困户在这边山头,自己站在那边的山头能遥遥望见,声音大点还能喊答应,但要碰头,上山下山得走一个多小时。山里起点薄雾,山头就绕着厚厚的云,巫显通指着山头说,那里还有一个生产组。

  2016年3月,镇领导给巫显通做工作,让他回来担任天堂坝村的村支书,对于自己土生土长的村子,一直到结婚生子后才搬到镇上的巫显通是念旧的。“别人有本事,出钱修路修桥,我没得钱,只能做点自己能做的事。”巫显通说,自己也考虑到,妻子手术后身体不好,回来也有个照应。那时候,巫显通在泸州城里一所职高的管理岗位任职,月工资近4000元,而村支书的工资,每个月1320元。“没考虑钱的事,就是想做点事情,也好照顾妻子。”巫显通说。

  丈夫工资少了一大截,怎么维持治疗?李维蓉说,自己2013年患病,手术后肿瘤切得很干净,后续没有放疗化疗,只需要持续吃药即可。

  天堂坝村山高路险,交通等基础条件差,2016年,全县脱贫摘帽进入攻坚阶段,严格打表考核,2017年年底,合江县脱贫攻坚工作接受验收检查,全县要脱贫摘帽,硬条件就是贫困发生率要比全省规定的3%还低一个点。一回村,巫显通就接到重担子,通村通社公路硬化、贫困户异地扶贫搬迁、CD级危房改造、低保政策落实,经手的工作千头万绪,事事件件都不轻松。

  2017年,李维蓉为了支持丈夫工作,主动申请把对口联系帮扶的困难户调整到天堂坝村,抽签结果,李维蓉对口联系的6户都在最远的山头,当时还没有公路硬化,最近的一户也要走上45分钟。这6户贫困户,就有4户属于D级危房,需要异地安置或者原址重建,除了政府补助部分,哪里去筹钱来修房子?

  进村入户宣讲、落实低保政策,给贫困户找医问药,解决公益性工作岗位……除了扶贫,李维蓉还有日常的民政工作,救灾救济、优抚、临时救助。

  自从负责同一个村,巫显通和李维蓉常常联系好一起下乡,巫显通骑着摩托,把李维蓉送到贫困户家,自己回去忙自己的。担心耽误日常工作,需要下乡的日子,李维蓉和巫显通总是早上5、6点就出门。

  白天做不完的资料,李维蓉晚上加班加点地补。巫显通住院期间,儿子请了一周假回来,李维蓉就匆匆赶回镇上,帮扶的4户贫困户危房改造就要完工了,白天得去看符不符合要求。晚上,要给一批申请临时救助的群众补充资料,一连几天,李维蓉都熬夜到晚上11点才能松口气。

责任编辑:严珊
关键词阅读:扶贫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十年涅槃·见证重生

汶川特大地震灾区走出了一条科学重建、跨越发展之路。[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