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村收获最美爱情 第一个大学生媳妇留村当幼教

2017-10-10 13:03:56
    分享到:

  9月22日下午5点,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勒尔组,宁静祥和。

  “嗨,您好!”稚嫩的普通话声音,从身后传来。转身,土坯房旁,一个孩子满脸微笑望着记者。

  去年5月前,因为出行只有一条绝壁藤梯,这里被称为“悬崖村”,全国闻名。特别是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还提到了“悬崖村”的出行问题。

  如今,藤梯变成钢梯,一共2550级;村里有了幼教点,老师教孩子们学说普通话……细数村里的“巨变”,阿土列尔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刚才用普通话招呼陌生人的孩子叫某色阿花,搁在以前,她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孩子变得大方开朗,与幼教老师教导有关。”

  “悬崖村”勒尔幼教点,有两位幼教老师。其中一位叫吉伍尔洛,今年28岁,是悬崖村史上第一个嫁进村的大学生媳妇。

  

  缘分到了 女大学生爱上协警帅哥

  吉伍尔洛个子不高,面容清秀。她出生在西昌市西郊乡张家屯村。尽管是农村,但这里距西昌市区只有8公里。

  她的丈夫吉巴日洛今年27岁,土生土长的悬崖村人。初中毕业,他就不读书了。18岁,他第一次到了西昌,那是他参军入伍路过这里,“我非常羡慕住在邛海边的人,他们回家不用费力,更不那么危险。”

  吉巴日洛说,入伍当兵,是他迄今最拿得出手的经历:“部队期间,我参加了转士官考试。可惜,我只有初中文化底子,没考上。”

  从部队转业后,吉巴日洛回到凉山。通过朋友介绍,在西昌当上了一名交通协警员。“就是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她!”望了一眼吉伍尔洛,吉巴日洛满眼柔情。吉巴日洛的执勤岗位,在西昌市西郊乡张家屯村附近。当时,吉伍尔洛在西昌学院彝文系读大学。时逢周五,从学校回家,吉伍尔洛会路过执勤点。“他穿警服的样子,很帅。”吉伍尔洛每次经过,总想多看他一眼。久而久之,两人认识了。经过接触,吉伍尔洛渐渐爱上了这个昭觉小伙子。两人简单平凡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吉巴日洛告诉我,他的家在悬崖上,回去一趟,要爬藤梯,不仅累,而且危险。”对于吉巴日洛的家,吉伍尔洛根本没在意,“缘分到了,哪管他的家在哪里!”

  

  首次回村 爬藤梯爬了六个多小时

  交往两年后,吉巴日洛准备向吉伍尔洛求婚。

  2015年3月,两人在西昌举行了婚礼。当年10月,儿子诞生。

  去年4月,吉巴日洛决定带吉伍尔洛回一趟村:“儿子一岁了,再不回去,说不过去!”

  从西昌出发,坐两个多小时客车到昭觉县城,再转车,一个多小时后,才来到回村山脚下。

  吉伍尔洛第一次到阿土列尔村,望着绝壁上的藤梯,她的心里不禁犯怵:我能爬上去吗?吉巴日洛知道,第一次走藤梯是什么感觉。他鼓励吉伍尔洛:“别担心,你爬不动了,我背你。”吉巴日洛背着很多生活用品,吉伍尔洛则背着儿子。这样一来,她爬起藤梯来,就更吃力了。一路上,不知道歇息了多少回。“反正,吉巴日洛回家只需一个小时,而我足足走了六个多小时!”吉伍尔洛说,“那条路,对于我来说,真的很累!”

  来到村里,看着土坯房,吉巴日洛很不习惯。“村子像与世隔绝了一样,真的很心酸。一个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么地方。”吉伍尔洛说,“我现在很幸福!”

  

  留下任教 这里的孩子太需要我们

  上午10点,背着儿子,站在幼教点屋后坡地上,吉伍尔洛在等村里最后一个孩子来上学。

  吉伍尔洛发现,峡谷对面悬崖上的哈甘乡瓦伍村,现在同样也架起了钢梯路。

  从西昌学院毕业,吉伍尔洛本可以在西昌当老师。但和吉巴日洛结婚当年,四川省委、省政府再度将凉山彝区列为精准扶贫重点地区,新增17条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实施“一村一幼”计划。

  得知这个消息,吉伍尔洛再次作出决定:留在悬崖村,应聘当幼教。

  2016年9月,吉伍尔洛通过考试,成为悬崖村第一位幼教老师。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位女老师,名叫甲拉曲洗。

  吉伍尔洛说,选择留下,爱情的力量有,“但最主要还是这里的孩子太需要我们了!我们不留在这里,谁又留得下来?”

  吉伍尔洛选择留在“悬崖村”,她的妈妈起初不太理解。原因很简单:太艰苦!

  刚来时,妈妈很难打通吉伍尔洛的手机。只有她打给妈妈,而且要走到离家200米的悬崖边才有信号,“听说我上山要爬6个小时,妈妈就更心疼了!”

  后来,藤梯变成钢梯,吉伍尔洛爬一趟,只需两个小时。另外,山上还通了网络,手机是满格4G信号。“妈妈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发微信。”知道了这些变化,妈妈便不再催吉伍尔洛回西昌了。

  

  一个不少30个适龄儿童全部入学

  “悬崖村”幼教点教室,暂时租用吉巴日洛家堂屋。门前,竖起了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刚建起时,只来了几个孩子,吉伍尔洛便挨家挨户去家访做工作。一次没说通,两次,三次,直到家长答应为止。

  目前,全村30个适龄儿童,全来了,一个不少。

  “藤梯路时,村里很多人觉得读书没用。钢梯搭好后,大家也变了,觉得一定要让娃娃读书。”阿土列尔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当地人终于意识到,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贫困。

  幼教点的作息时间,上午10点半上课,下午4点半放学。

  下午3点,课外活动。吉伍尔洛和甲拉曲洗带着孩子们,走出教室,唱着汉语儿歌做游戏。

  “去年这个时候,孩子们还不会说汉语,听不懂我讲课。”吉伍尔洛说,孩子们年龄结构也不一致,教学很是费劲。她和甲拉曲洗商量后决定,把孩子们分成两组。年龄小的,教汉语拼音、做游戏。年龄大一些的,教识字、加减法等。如今,孩子们不仅都会说普通话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开朗大方了。

  说话间,下午4点半到了。孩子们放学了。

  带着3岁弟弟某色拉作,某色阿花朝200米外的家走去。在路上,某色阿花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青翠的山林里……”稚嫩响亮的歌声,荡漾在青山之间。

  《四川观察》编辑:杨欣

  

责任编辑:严珊
关键词阅读:悬崖村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领航新征程

党的十九大提出“两步走”战略,描绘了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详细]

2017年度摄影师奖

2017年度摄影师奖《沙丘鹤》 摄影师:RandyOlson(美国)描述:当近40万只沙丘鹤在墨西...[详细]

悬崖村收获最美爱情 第一个大学生媳妇留村当幼教
来到村里,看着土坯房,吉巴日洛很不习惯。“村子像与世隔绝了一样,真的很心酸。一个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么地方。”吉伍尔洛说,“我现在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