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新闻
熊猫新闻

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 正文

乔碧萝不加滤镜露正脸 29岁的她想成为商业大亨

2019-12-09 10:39:24
    来源: 天府早报
    分享到:

  ■封面新闻记者刘秋凤柴枫桔摄影报道

  王诗锦不想再藏在“乔碧萝殿下”的背后,她想走到台前。2019年7月25日,因在直播中遮脸的卡通图像掉落,“乔碧萝殿下”主播的真实相貌曝光,引发“萝莉变大妈”网络热议。“乔碧萝殿下”从一个粉丝不到一万的小主播一跃成为百万粉丝的头部主播,一时锋芒无二。伴随涨粉的还有批评、质疑和嘲讽。这场网络“狂欢”不久,“乔碧萝”进入主播黑名单,百万粉丝归零。在这场闹剧背后,29岁的王诗锦正在等待时机。

  “我与‘乔碧萝’不能划等号。”12月6日,王诗锦与记者谈及这件事,在网络负面的评论中,她将自己从乔碧萝的网络IP中剥离。她想把这次机会作为自己事业的垫脚石。5年后,王诗锦计划重返直播。

  乔碧萝是谁?

  29岁的乌鲁木齐姑娘是操盘手

  记者第一次见到“乔碧萝”真人,是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商业体的负一楼,一家普普通通的小童装店。她坐在柜台后,对着一台苹果电脑,一身黑衣。

  她看到记者后,笑眼盈盈地起身,热情握手。这是她舅妈的童装店,她偶尔过去帮忙。舅妈说,王诗锦很会销售,只要是她接待的顾客,一般都是买。王诗锦想发挥自己的网络优势,与这条街的其他童装店老板谈合作。

  在很多人眼里的,网络主播是一项靠颜值吃饭的行当。没有了美颜滤镜加持,王诗锦就是一个有点胖的普通姑娘的外貌。

  1990年,王诗锦在乌鲁木齐出生,是家中独女。小学到高中一直在乌鲁木齐上学,曾短暂在北京某高校上大学,后退学重新高考,又在乌鲁木齐的一所高校念完大学,就读英语专业。家人希望她当一名英语教师。她的很多同学就是中小学的英语老师。

  教师并非她的职业追求。“她想从事写作或艺术相关的行业。”还没毕业,她就开始在广告公司实习,一头扎进广告传媒行业。2018年之前,王诗锦是一名在乌鲁木齐的普通上班族,在当地的一些小公司从事企划和运营工作。与王诗锦有过工作接触的人告诉记者,她曾经为地产公司做企划文案,给人印象还不错。

  王诗锦最初进入直播行业,是想为自媒体引流。“我想在微博做宅文化领域的自媒体。”短短的1年多时间,她已经在3个直播平台上亮相,至少挣了十几万。“我目前账上有约30万,至少有一半是直播所得。”她告诉记者。

  王诗锦说,在她的直播贡献总榜上,最高约6万,最少一两千。在斗鱼上,月3万流水才能签约。有一名16岁的未成年为她刷了3万元。“我私信骂过这名粉丝,你爸妈辛苦拿给你的钱,你拿来乱花。”因为这事,她和这名男孩闹翻了。

  如果不是“翻车”事件,王诗锦可能会一直在直播之路上走下去。

  被直播“抛弃”

  她认为这是一场阴谋

  2018年4月,王诗锦在熊猫直播兼职,熊猫倒闭后,她与虎牙签约,后来她觉得自己在虎牙发展不好,就在2019年6月用小号“乔碧萝殿下”偷偷在斗鱼直播。此时的王诗锦有虎牙的合约在身,为了避免违约,就用她妈妈的身份信息注册斗鱼直播。

  实际上,2019年的第三批主播黑名单,“乔碧萝殿下”的身份信息是张某花,是王诗锦53岁的妈妈,而非她本人。

  曾经,直播带给王诗锦不菲的收入。瞬间,直播也可以将她封杀。

  8月1日斗鱼直播平台公布处理公告,称经平台调查核实,该事件系主播“乔碧萝殿下”自主策划、刻意炒作。平台理决定即日起永久封停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间。随后“乔碧萝殿下”转战虎牙直播,被虎牙封禁。8月4日,“乔碧萝殿下”在Bilibili进行直播,被Bilibili永久封禁。

  各大直播平台都不想趟这趟浑水。王诗锦四处碰壁。王诗锦声称,她在斗鱼直播所得全部被冻结。“之前的流水是3万多,7月到8月可能有十几万。”这笔钱要回来的概率很低。

  回顾“直播翻车事件”的始末,王诗锦认为,这可能是一场阴谋。“这是黑公关在踩我,捧他们的主播。”她说,这是她随机连麦PK,遮脸图掉落是系统Bug。视频很完整,粉丝不可能从PK的第一秒开始就录制。她怀疑是主播下载视频回放后,进行的一场全网推广。

  今年8月,在新京报的一篇报道中,“乔碧萝”承认,“意外”露脸走红背后确系公会营销,共花费28万。此时,王诗锦对此予以否认。“这是我当时为了面子虚构的28万,吹个牛。”她说,她在直播间和微博上说“28万”的目的是将各方的损失降到最低。

  “这不是我自主策划的。我本人没有任何错。”但是王诗锦认为这个事件确实有问题。在谣传中,这是一个50多岁,开变声器开美颜的一个大妈,诈骗小孩子钱的行为。而她并非50多岁,样貌则是“因为生病,再加上角度、灯光的原因。”

  “黑红”后

  有人曾开价50万买账号

  王诗锦的舅妈以前经常看她直播。当直播翻车事件发生后,“乔碧萝”的头像直接上了新闻首页,推送到舅妈的手机里。

  “完了,家里面就一个孩子,万一想不开怎么办。”舅妈大吃一惊。她当时身在外地,特别担心这件事对王诗锦的心理造成阴影,赶紧给家里打电话,让老公去看看她。没想到王诗锦反而安慰家人。

  “我就难过了十几分钟吧。”哭完后,王诗锦反应过来了,现实中并没有人攻击她。同学朋友安慰她,同行还夸她厉害。

  她努力把现实中的自己从“乔碧萝殿下”这个网络IP中剥离。“我与‘乔碧萝’不能划等号。”她并不避讳看负面评价和网络暴力。“我跳出来看这件事,我只是‘乔碧萝’IP的运营者而已。”然后她开始做危机公关,尽力维持“乔碧萝殿下”这个网络IP的热度。

  幸运的是,网络暴力并没有转化到现实生活中。

  “黑红”后,王诗锦说有不少广告主找乔碧萝。她打开邮箱,指着一份份邮件告诉记者,“这是想认识我的,这是想买我的微博账号,这是商业合作的,这是想采访的……”王诗锦声称,曾有人开价50万买她的微博账号,但都被她拒绝了。“这不是别人欣赏我而来找我。如果接了这些广告,不利于我的危机公关的运营,黑粉会更加讨厌我。”

  “那为什么不直接卖掉这个IP,挣一笔快钱?”记者问。“我是一个想做事业的人,我正好可以拿这个IP作为公司起步。”记者没有对话到这些想与“乔碧萝”合作的广告主,或许“快钱”并不是那么好挣,也或者正如王诗锦所言的,她看到了更长远的商业前景。

  有野心的人

  未来想成为商业大亨

  2019年,王诗锦经历了大起大落。

  从不到1万的斗鱼粉丝猛涨到100万,然后突然封停归零,进入低谷。她没有选择悄声匿迹,将“主战场”转移到微博。目前,“乔碧萝殿下”在新浪微博的粉丝量有31万。她几乎每天都发微博,非常活跃。

  12月6日下午6点,“乔碧萝”点开自己的新浪微博,新增了2百多名粉丝,点赞数和评论数有4百多条。12月5日她发了7条微博,互动数是1489,阅读量有74.8万,“现在少了很多。”她感叹到。

  “恶心人”“你怎么不去死”这些类似的辱骂依然会出现在“乔碧萝”的微博私信中,但这些负面的言论开始慢慢变少。如何培养新粉丝,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在一大堆骂她的评论中,她先筛选出“夸她”的评论放出来。“跟风的人是最多的。只要放出正面的评论,久而久之,舆论就会慢慢被引导,累计更多正面评价。”

  “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王诗锦毫不掩饰自己的商业目的。在与她相处的2天时间里,她随时提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今年1月,她成立了公司,做线上线下营销、策划、推广全案。上个月,公司正式运营,开始接了一些项目,有三五个客户,已经开始营收。

  记者和她一起去中介看了几个场地,她想租一个万达的写字楼,想为公司找一个落脚地。她想成为商业大亨,成立一个中国顶尖的品牌运营广告文化传媒公司。“我的未来终极目标是区块链。”虽然没有专业背景,但她相信如果有运气、天赋和资金,天时地利人和,这对她也并非是一个虚幻泡影。此刻的“乔碧萝”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梦想是否太过宏大,不在乎别人是否会笑她痴人说梦。

  “你觉得这件事对你来说,是比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记者问她。

  “如果你能客观面对,这就是一个机会。”王诗锦说,现在她正在把直播翻车事件当成一个机遇,成为她自己公司发展的垫脚石。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乔碧萝;主播;直播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今年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栉风沐雨,社会主义中国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详细]

乔碧萝不加滤镜露正脸 29岁的她想成为商业大亨
王诗锦不想再藏在“乔碧萝殿下”的背后,她想走到台前。2019年7月25日,因在直播中遮脸的卡通图像掉落,“乔碧萝殿下”主播的真实相貌曝光,引发“萝莉变大妈”网络热议。“乔碧萝殿下”从一个粉丝不到一万的小主播一跃成为百万粉丝的头部主播,一时锋芒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