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新闻
熊猫新闻

首页 > 新闻频道 > 法治 > 正文

不安全的车筐 多少监护"疏忽"让孩子行走生死边缘

2017-10-12 14:21:40
    来源: 法制日报
    分享到:

  多少监护“疏忽”让孩子行走生死边缘

  共享单车车筐成危险“儿童座椅” 有家长对年幼孩子骑单车上路不管不顾

  

  调查动机

  继车辆遭损毁、押金质疑等风波后,共享单车最近又上了头条——父母在骑行单车时将孩子放在车筐里,此类现象在现实中屡屡出现,相关照片在网上不断引发热议。好玩、粗心,这些词似乎难以解释这些家长的举动。此类行为给儿童带来哪些风险?这些举动折射了家长哪些心理?就此,《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

  接近1.2米的身高,4岁的圆圆坐在一辆共享单车的车筐里明显有些紧促,身高的原因让圆圆有些掌握不好平衡。面对圆圆的不情愿,妈妈张薇给出的建议是扶住车把。

  然而,要想完成这样的建议,就意味着在骑行的20分钟里,圆圆的身体必须后倾,胳膊向后弯曲40度左右才能扶住车把。对于这样的姿势,圆圆给出的评价是,“太难受了,太累了”。

  在这个4岁孩子的眼里,这样坐着虽然很累,但是也挺好玩。然而,作为成年人的父母,似乎将更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孩子的安全。

  张薇给出的解释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在孩子的安全面前,张薇的解释似乎过于苍白。

  不安全的车筐

  张薇为何要说“不得已而为之”?

  深夜坐火车回京的一家三口,由于在火车站外打不到出租车,于是决定骑行共享单车回家。“当时想,火车站离家很近,随身带的行李又不多,孩子也已经很疲乏了,所以就‘冒险’一试。”对于自己的理由,张薇特别强调了一点,“深夜,路上车很少”。

  对于这一被张薇重复了至少3遍的理由,记者反问,“万一呢”?

  这三个字,张薇无法解释也似乎无力解释。

  然而,存在这种侥幸心理的家长并不止张薇一人。

  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西路附近,记者就目睹了“惊险”一幕:

  1名男子带着1名小学生模样的男童骑行共享单车。行驶过程中,自行车不断颠簸,坐在车筐里的男童耷拉的两条腿几乎快要卷进车轮,看得人心惊肉跳。

  “从力学的角度看,车筐连着前轮上方的转向轴,放个孩子后重力增加,非常不利于方向的控制和平衡的掌握,容易出现歪跌;同时,车筐深度有限,又无扶手,孩子很容易摔出来。加上车流复杂,很容易酿成大祸。”作为自行车资深玩家,童晨这样分析。

  “共享单车都没有后座和横梁,只能让孩子坐车筐里,好多家长都这样带孩子。”张薇告诉记者,很多朋友都是这样带孩子的。

  记者找到几款带有车筐的共享单车,发现车辆配备的车筐为长40厘米、宽和深约20厘米的铁篮子,每个车筐会用2至4个螺丝固定住。记者随机检查了一些车筐,发现少数已有松动迹象。

  记者向一位自行车修车师傅打听得知,一旦车筐仅有的几个起主要作用的螺丝脱落,车筐就会向前翻倒。车筐螺丝除容易脱落外,还容易锈死断裂。

  根据《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规定,成年人驾驶自行车可以在固定座椅内载一名儿童,但不得载12岁以上的人员;未成年人驾驶自行车不得载人。对于违反载人规定的非机动车驾驶者,会面临警告或罚款20元的处罚。很显然,这里说的“固定座椅”可不是指车筐。

  飞驰的“小黄帽”

  同样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西路附近,记者还看到令人惊心一幕——一位爷爷样子的老人,扶着骑车尚摇摇摆摆的孙子,使用共享单车在小区出入口练习骑车。

  相比于爷爷带着孙子学骑车,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孩子自己骑车在马路上行驶。

  四五个“小黄帽”骑着共享单车“风驰电掣”,甚至开始“飙车”,你追我赶,嬉笑怒骂,好不惬意。

  这些孩子骑行速度之快,让同样骑行共享单车追在后面的记者气喘连连。

  “你爸妈让你骑车回家吗?”终于赶上了孩子们,在红绿灯处,记者问道。

  “我们都有手机,扫一下就行了,只要能回家就行了,他们才不问。”其中一个男孩回答。

  “你们也就三年级吧,上下学还是父母接送比较好。”记者有些担忧。

  “我们都四年级了。”男孩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绿灯一变,便“飞”了出去。

  孩子骑行共享单车的危险并非杞人忧天,已有实例说明。

  今年3月末,上海一名骑着共享单车的孩子被大客车碾轧,男孩被救出送医后不治身亡。离世的男孩,今年也上四年级。

  每个人都会深切痛惜幼小生命的离世,许多人也会迁怒于孩子当时所骑乘的这辆共享单车。但造成事故的原因真的只是共享单车吗?恐怕不是。即便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早已规定“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但早在共享单车出现前,街上骑自行车的孩子并不鲜见——作为第一监护人的家长似乎对孩子骑车几近“习以为常”。

  回不去的“疏忽”

  不可否认,作为母亲,张薇对女儿是呵护备至的。然而,在安全面前,她似乎不符“合格家长”的标准。

  对于这样的评价,张薇在了解缘由后表示认同。

  “我曾经‘鄙视’那些忽视孩子安全、麻痹大意的家长,而我也在不经意间成了这样的‘马大哈’家长。”张薇说,“前两天,我骑车回家,一个小孩跑到小区汽车入口的门杆那里玩,突然来了辆面包车,那小孩就头也不回地往回跑,我也刚好骑车路过,速度并不慢。小孩恰好撞在我骑车的腿上,当时我紧急转向并急刹车。小孩被吓哭了,撞得我摔在地上。小孩的母亲赶紧过去摸了摸孩子大腿,幸好没事。到底是谁的责任?孩子要是撞上面包车岂不是更惨。家长监护不力真的会伤害到孩子”。

  的确,“疏忽”二字在很多时候“猛于虎”。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算财神爷来光顾,张国胜也不会让女儿独自在出租屋玩耍;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甚至会选择让两个孩子留在四川老家。因为现在,他发现,费尽心血在北京的打拼失去了意义——1年前,张国胜的女儿从位于3楼的租住屋坠楼,至今仍在医院治疗。

  穿越毕竟永远只能停留在电视剧的创作想象里,33岁的张国胜从女儿坠楼那天开始,注定要生活在痛苦与自责里。

  两年前,张国胜夫妇在北京市大兴区租了一间3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开了一家面馆。悲剧发生前,大女儿白天在幼儿园,晚上就跟父母一起住在店里。后来,由于张国胜的父母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在四川老家的小儿子也来到北京。

  在类似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候鸟”现象较为普遍,他们的父母白天多忙于生计,对孩子疏于监护。现实状况是,这些父母的安全意识并不强,在高楼林立、车流如织的北京,对孩子的监护状态依然延续着农村散养的习惯。

  媒体没少报道坠楼这类悲剧,张国胜也曾想过到附近的建材店购买防护网装在租住屋的窗户上,但他找了几家店都没有买到,再加上考虑到楼层并不高,装防护网的事也就暂时搁置了。隐患就此埋下。

  一年前的夏天,由于天气太热,7岁的女儿与5岁的儿子突然提出要回家洗澡。平时,两个孩子一早便会跟着父母来到面馆,直到晚上10点面馆关门才一起回租住屋睡觉。

  “疏忽了啊!”张国胜面对记者,痛苦地自责。当时,夫妻俩压根没想到两个孩子独自回家的危险。

  傍晚6点,正是面馆生意最为繁忙的时刻。当然,从现实生计的考虑,似乎很难苛责这对父母的选择。从面馆到租住屋大概需要走10分钟左右,张国胜夫妇甚至没有考虑到两个孩子穿行马路是否安全。

  至今,张国胜夫妇也不明白,两个孩子为何要去爬窗户。目前唯一的解释是,孩子想去拿窗外伸缩式衣架上晾着的衣服。(记者 赵丽 制图 李晓军)

责任编辑:严珊
关键词阅读:孩子;车筐;安全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迎接党的十九大 砥砺奋进的五年

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主线,生动展现四...[详细]

午夜伦敦

午夜的钟声敲响,冷清的街道在路灯的映射下发出幽蓝的光,在这座城市的角落,有个身影像...[详细]

不安全的车筐 多少监护"疏忽"让孩子行走生死边缘
在这个4岁孩子的眼里,这样坐着虽然很累,但是也挺好玩。然而,作为成年人的父母,似乎将更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孩子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