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民警房敏杰:双眼近乎失明 十几年如一日坚守在扫黑前线

2021-11-25 14:50:00
    来源: 央广网
    分享到:

  央广网宁波11月24日消息(记者陈金莲 通讯员张贻富 周豪杰)今年9月,他的左眼接收了两次手术,过几天,他将迎来复查,等待医生对他左眼能否恢复光明的“判决”。而他的右眼,早在12年前就因疾动过手术,虽然后续治疗从未间断,但至今也仅维持着0.3的矫正视力。

  尽管如此,文质彬彬的房敏杰却凭着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毅力,坚守在扫黑除恶一线。他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获得“宁波市优秀人民警察”、宁波市“执法办案十佳民警”、余姚市优秀共产党员、余姚市“十佳政法干警”等称号。他从一名初出茅庐的“门外汉”,到精通各项公安业务的“多面手”,并成长为宁波市余姚公安扫黑除恶战线领军人物。

  “我干了17年公安工作,关关难过关关过。如今,我的眼睛可能再也好不了,但我心里并不沮丧,这道难题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解开,希望能早日归队,再次证明我在公安战线的价值。”房敏杰紧闭双眼,低着头,以近乎打坐的姿势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

  小试牛刀,意外眼疾

  2004年,房敏杰大学毕业加入人民警察队伍,成了一名刑事技术民警。报到的当天,他就和另一名新警到现场处理一具浮尸。

  那是房敏杰第一次接触尸体,他清楚记得当时的自己战战兢兢,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新同事也是一脸紧张。但老民警泰然处之的态度仿佛给他俩打了气,两人互相壮胆,硬着头皮上了。

  “说实话,那时我的心理落差很大,一方面是因为对尸体有些抗拒、害怕,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只能在幕后做刑事技术工作,而不是在前线做侦查抓捕。”但房敏杰也坚信:“不管什么岗位,既然干了就一定要干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房敏杰在日积月累中完成了蜕变:为了提取指纹,他将死者的皮肤套在自己手指上;为了采集完整现场资料,他夜以继日在山中命案现场工作;为了锁定案发现场一手证据,他不顾可能发生的爆燃危险冲锋在前……有一次,一天连跑三个现场,他从下午一直忙到凌晨3点,连吃饭都是在解剖室里抓紧解决的。

  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他拼命看书学习,甚至连刑侦相关影视剧都不放过。每天一上班就找当天负责接处警的民警,让他们有警情就带他出现场,在旁观察学习老民警的勘查方法和细节。久而久之,他的现场勘查数量成了单位之最。

  整整三年,旁人眼中枯燥乏味的刑事技术工作,房敏杰干得津津有味。每天与案发现场、物证打交道,平均每年需要制作录入三四百个案件技术资料,自我加压的高强度工作加速了他的成长,成为他从警生涯中宝贵的财富。

  2008年,余姚市公安局成立刑侦大队有组织犯罪侦查中队,房敏杰开始接触黑恶势力犯罪侦查工作。

  据调查,2006年至2009年期间,以该恶势力团伙长期盘踞姚北区域内的地下赌场,犯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抢劫、开设赌场等种种罪行。2009年4月,余姚警方将该团伙22名骨干成员抓捕归案,一米多高的案卷固定了该团伙所有罪证,这个猖狂一时的团伙彻底覆灭。

  然而,长期高负荷的工作,开始侵蚀房敏杰年轻的身体。有一天,房敏杰感到眼睛不适,看人看物画面逐渐扭曲变形。经过诊断,他的右眼眼部出现了一系列病变症状,手术治疗后也仅有0.3的矫正视力。

  “医生说这种病常见于中老年人,主要原因是长期熬夜造成生物钟紊乱,再加上用眼过度而导致的免疫力下降,很可能会引起另一只眼睛发生病变。”房敏杰回忆说,当时,组织上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特意安排他到工作时间相对规律的预审办案中队工作。

  “可我还年轻,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多事。”房敏杰说,那段时间里,他一边定期检查治疗眼睛,一边学习相关业务知识。很快他就上手并主动请缨迎接挑战,接手了一类重特大案件的办理。这一干又是三年。期间,他将一个个罪责深重的罪犯彻底征服,令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法律惩罚。

  “房敏杰好学、会学、能学,在这些平常时间都能看得出来。虽然当时已经出现眼疾,单位已经照顾他了,但他非但没有把自己当病人,还屡创新的佳绩。”回忆起当年和房敏杰并肩战斗的经历,丈亭派出所教导员马宏峰依然记忆犹新。

  迎难而上,最强大脑

  房敏杰对公安工作的热爱,家人朋友虽不能感同身受,但看在眼里,支持在行动上。房敏杰父母在余姚当地经商,家里条件不错,他们提过让儿子接手家业,或者在当地安安稳稳当一名教师,而房敏杰却一头扎进繁重忙碌的公安工作,家人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拿家里的事情让他操心。“他几乎每天加班,早出晚归的,一年到头很少在家里吃饭。”房敏杰妈妈每次看到儿子忙碌的身影,既欣慰又心酸。

  然而,忙碌而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房敏杰的左眼也开始出现病变前兆症状。所幸的是,他及时前往上海就医,经过短暂治疗与恢复,左眼视力未造成影响。而这一切,他都瞒着家人,他说只要定期检查,早发现早治疗,就没什么可怕。

  2018年初,房敏杰再一次主动请缨,重回刑侦战线,回到自己熟悉的办案中队。而此时,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刚启动。

  房敏杰隐隐觉得,自己的眼睛的情况或许比想象中更糟糕,他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一次冒险,但机会或许不多了,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为自己的热爱再拼上一拼。

  房敏杰利用在法制战线积累的经验,潜心研究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行为、经济和危害性等四个特征,并进行提炼归纳,结合具体案例对各个环节分解,一一对应证明,从无数刑事案件中发现背后的本质,对黑恶犯罪分子大起底。

  “他是我们的最强大脑,没有之一。”说起房敏杰,跟他搭档三年扫黑的刑侦大队重案中队副中队长鲁键由衷地佩服。鲁键告诉记者,房敏杰办案有超强的逻辑能力和组织能力,他既是指挥员又是侦查员,还兼职内勤。房敏杰首创了打击黑恶犯罪的两张表,一张是黑恶犯罪组织的人员表,一张是涉及案件表。“他每天晚上都会加班,梳理每一条线索,看过每一份笔录,摘录出构罪要点,做到每天更新和总结,第二天再给每个人分派任务,组织民警深入调查。两张表越做越长,也越做越充实,最终形成完整云图。”

  “可以说,在房敏杰的教导下,我们每个参战民警,在侦查思路和方向上,眼界更开阔了。”鲁键说,这些对刑警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经验,也大大提升了他们的战斗力。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余姚公安扫黑除恶专业队成功摧毁专项斗争以来宁波市首个判决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打击侵蚀基层政权类、恶意举报类、强占工程类、“套路贷”类等多个恶势力犯罪集团。三年来,余姚公安累计摧毁涉黑涉恶犯罪团伙1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981名,破获相关案件1468起,各类战果位居宁波市前列,被评为“宁波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这其中,房敏杰功不可没。”余姚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光初说。

  今年3月,余姚市公安局成立扫黑除恶大队,房敏杰众望所归地成为大队长。“他还被列入公安部扫黑除恶专家人才库,公安部都邀请他去上课过了。”对自己的这个搭档,余姚市公安局扫黑除恶大队教导员吴灵芝满是自豪。

  乌云遮眼,期待回归

  自从12年前右眼出现病变,视力下降、视物扭曲变形,房敏杰就一直跟眼疾抗争。单位领导和同事都很照顾优待他,两次安排他去做相对规律、用眼较少的工作。

  “到他办公室,经常看到他在用手机学习法律知识。眼睛不行,他就用耳朵听。”曾经共事的网安大队副大队长周高梁说,处于保护病发的眼睛,大家联系他时,都有意识地选择打电话,不发短信息。

  房敏杰自己也定期去医院检查,长期一边吃药、滴眼药水,一边坚持工作。今年5月底,房敏杰忙得连轴转。考虑到疫情反复,出省复查可能对后续工作带来不便,他延后了每月去上海的定期复查,这一拖就是近三个月。

  8月下旬,房敏杰3年前就出现过病变前兆症状的左眼眼疾突然恶化。“那天,我正好在他办公室,他说自己的眼睛不对了,往下看时感觉上面有一条黑线。”吴灵芝说,她叫他赶紧去医院。

  第二天,房敏杰抽空去了一趟当地的医院,专家建议他马上去上海的大医院手术。房敏杰不敢耽搁,趁着周末就去了上海。8月底,房敏杰预约到上海的眼科专家医生做第一次手术,医生说这个手术比较复杂,把握不大,不排除失明的可能。“当时我的心情很差,单位同事打来电话都不敢接。”房敏杰坦言,面对可能影响今后整个人生的困境,他一时之间也无法坦然,“毕竟我不是自己一个人,我还有老婆孩子,还有日渐年迈的父母,还有热切关心的同事朋友,我实在不想他们为我担心。”

  9月底,经过余姚、宁波两级单位沟通协调,房敏杰又约到上海专家做第二次眼部手术。经过手术治疗,他的左眼只能看到指数(手指的数量)。“听专家说,如果再严重一点就只能看到指影(手指头的影子),更严重的程度就是失明了。”房敏杰说,11月下旬,他将再去复查,等待医生对自己的“判决”。

  房敏杰6岁的女儿还不知道爸爸的病情有多严重,只是开心地觉得现在每天放学都能看到爸爸了。“以前爸爸总是在我睡觉后才回家,我早上起床,爸爸早就去上班了。爸爸晚上永远是在加班、开会,打他电话,他总是说‘爸爸马上回家了,诺诺早点休息’。”

  房敏杰告诉记者,他已经做好了左眼失明的心理准备,让妻子帮他买好了放大镜,他还能用仅剩矫正视力0.3的右眼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可以用耳朵听、用嘴巴说,做做业务指导咨询,向同事、新人传授办案经验。

  “我希望,也相信,一定能早日回归。”说这话时,房敏杰满脸坚定。

责任编辑:马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