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新闻
熊猫新闻

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正文

年终总结别成材料"秀":许多报告一张表格可代替

2018-02-07 09:42:39
    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

  堆砌文字,套用模板,抄袭作假

  年终总结 别成材料“秀”(岁末年初探作风)

  基层干部建议创新制度做实考核

  “现在一看到‘报告’两个字就头大。”东部某县政府机关干部张天最近有些郁闷,临近年终,科长因病休假,科里就剩她一个人了。“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是常态。”正因为厌倦了在秘书科每天与材料打交道的日子,张天才申请换了个科室,没想到现在的工作仍然和文字“过不去”。

  岁末年初,正是各单位写总结、汇材料的集中时段。很多基层工作人员在为此忙碌。总结本应是成绩单,盘点成就、分析不足。然而,记者实地探访中发现,许多地方依然受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思想影响,热衷表面文章,注水抄袭,甚至弄虚作假,让成绩单打了折扣。

  事事总结,包装过度

  写东西的时间多过干事,许多报告完全能一张表格代替

  在张天的部门,年终总结以年终考核报告为主,上级往往以通知的形式进行传达,一般会写:“请你部门于某月某日前上交关于某某工作的报告。”“报告”两个字意味着材料必须有基本的体例,要有头有尾,有修饰有文采,不这样写的话,自己部门领导这一关都过不了!“动辄几千字,几万字的我都写过!”

  “其实,绝大多数考核报告完全可以用一张表格来代替。”张天抱怨,做了什么就填什么,上级清楚,我们轻松,何必整那么多修饰呢?“大家都在议论,现在写东西的时间比干事情的时间多得多,甚至很多‘正事儿’都耽搁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干,能有东西写吗?”

  东北某市某国企退休中层干部于磊对公司内部的“材料文化”感慨颇多。“不同于机关事业单位,我们企业流行把总结、报告做成PPT。”于磊坦言,由于报告种类多、要求高、制作繁琐,往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时间,部门内最优秀、最肯干的人都配备去写材料了,“有一个公司技术骨干,硬是迫于‘形势’转行成了PPT制作高手。”

  曾经有一个外地来交流的公司领导在听了市场部门近两个小时的PPT展示后拍了桌子:“10分钟就能讲清楚的问题、对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包装?”可会后大家都议论,说这位领导是“水土不服”。

  于磊分析,各部门热衷“秀材料”,一方面是有些人急功近利,将年终总结、PPT视为具有高度表现价值的载体,好像做得越漂亮就越能打动领导的心;另一方面,不少人尽量将分析型报告做得“全面”,讲成绩多过问题,是“老好人”心态在作祟,“公司领导也不想得罪人啊,看你PPT做得这么用心,总会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因为前年总结时给省公司虚报了业绩,今年公司只能‘降成本’维持运转,中层干部每月降薪1000元,普通职工降薪500元。”于磊说,“不务实、不踏实的工作作风终究损害了我们的自身利益!”

  注水充数,张冠李戴

  考核脱离实际,基层单位一肩多挑、疲于应付

  “年底了工作忙不忙?”“忙啊,忙着整材料啊!”面对记者提问,东部某县级市街道干部段瑞“耿直”地让人有些意外。临近年终,各式各样的“年终总结”“考核报告”排山倒海而来,让负责材料汇总工作的段瑞疲惫不堪。

  “现在上级要求痕迹化管理,街道上平时做了什么事,在总结时不能只有文字,还得有照片,最好还有视频。”段瑞坦言,相对严格的考核制度初衷肯定是好的,也一定程度上督促了工作,但仍会有“材料造假”的情况出现,“大多是迫不得已的。”

  以段瑞最近在写的一个总结为例,上级食药监部门要求街道一把手每年至少亲自“抓”一次辖区食品安全问题,但具体做法并未写明。“我们街道压根就没有食品企业。”在写总结材料时,段瑞只能把领导在农贸市场检查消防工作的照片拿来用。“说实话挺心虚的,因为这张照片我们在给其他部门报总结的时候也用过。”

  “因为照片造假,还闹过笑话。”段瑞说,比如去年他们在做年终工作成果展板时,用了一张上级主管领导的照片,但其实这位领导在前年就已经调离工作岗位了,基层工作人员并不知道。

  采访中,一些基层干部反映,由于强调工作压力层层下压,最基层单位工作人员往往“一肩多挑”,出现疲于应付的状态,再加上有的考核指标“不切实际”,实际工作有主次,考核却不分主次,一些年终总结不得不滥竽充数。

  重复上报,缺少反馈

  写了很多总结,却很少得到指导回应

  “同样一份材料,为什么半年内要让我们重复报两次?”东北某市街道干部刘金丽有些困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上面的分管领导换人了。

  不少干部反映,有的上级单位,领导个人化色彩比较浓重,工作缺乏延续性,让基层单位平添不少重复性工作。

  东部某县工商局一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抱怨,因为局领导要求全面提高本辖区“企业工商年报率”,他已连续加班两个周末了。“企业年报率越高,代表这个地区的工商业越活跃。”但现在不少企业是空壳的,本来按照国家规定,这些企业会在若干年后自然淘汰,而局领导不想让这项数据低于兄弟地区,“我们也只好给这些企业‘编’数据了。”

  “工作做得好,不如总结写得好。”段瑞的话更为直接,有的领域,总结直接关乎年终考评成绩。一些部门甚至与下级单位形成了“小默契”,因为下级工作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这就给“适度造假”提供了温床。

  “我写了这么多总结,得到反馈的却寥寥无几。”张天说,上级单位向下级部门要总结、报告,他们要看,也要向上一级报告,但许多时候就是看个大概,留个存档。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地区正在探索更为合理的考核制度,如有的地区在日常工作中运用手机APP,要求基层工作人员实时上传开展相关工作的照片;有的地区强化日常实地督导,改变年终报告“一纸定胜负”的局面;有些单位在个人提交年终总结后,及时召开民主生活会,领导带头盘点一年工作……

  “年终总结、报告既容不得花拳绣腿、应付了事,更容不得层层抄袭、弄虚作假。”采访中,有的基层干部表示,文字材料中不正之风折射出一些人工作不实、作风不实的状态。所以要以创新的视角审视考核制度,从根本上杜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危害。(本报记者 李家鼎)

责任编辑:严珊